-

在場的陳家人都跪下了。

跪在雪地裡、忍受著冰雪的寒冷。

“前輩,我願意用我一命換老祖一命!”陳誠琳誠摯的說道。

陳誠誌也說道:“加上我的命,隻求葉前輩放過老祖!”

“加上我的……”

在場的陳家眾人紛紛說話。

十幾條人命換老祖一條命。

真是令人感動的畫麵呐!

換作是其他人,或許真的會被感動。

但這種情況對於葉凡來說不存在。

陳老怪天賦不錯,未來即使不會威脅到自己,對自己身邊的人也會是一個巨大的威脅。

如今仇恨的種子已經埋下,若有機會,他絕對會報複。

留不得!

洪慶走過來了,看到這一幕,有些呆住了,小聲說道:

“葉醫生,這……咱們所求也可達到,不如就……”

葉凡的眼眸冷冷看了他一眼,他急忙閉嘴,葉凡轉頭看向陳家眾人,說道:

“武道世界是很殘酷的,行走其中、危機和機緣不斷、誰也不能斷定誰的未來,如今你的仁慈、未來可能就會給你帶來不可想象的危害。”

“洪慶,你要記住,對敵人仁慈,就是對自己殘忍、如果你懷著一顆聖母心、行走在武道界,你會為你的婦人之仁付出慘痛的代價,包括生命。”

話畢!

快速一揮手。

陰陽尺激射出一道淩厲的劍芒,直接洞穿陳老怪的眉心、穿過腦袋、大量腦漿迸發而出,濺了陳家家主和陳誠誌一臉。

放虎歸山是一件很危險的事!

陳家眾人懵了。

話都說不出來。

“老祖……老祖……”

“先祖……”

陳家眾人不斷哀嚎,呼喊,看著滾滾而流的熱血、悲痛不已。

葉凡轉身就走。

一代宗師就此隕落!

隱藏在岸邊的人都沉默了、誰都不敢出來求情。

某處叢林!

站著的是沈家的人。

沈家最強武者也在此,一言不發。

世俗家主沈向輝看向他,說道:

“老祖、葉凡真殺了陳老怪,我們沈家日後將如何行走?”

沈家老祖沉默了一會兒,緩緩說道:

“陳老怪死了,陳家敗局已定、蕭家必定會瘋狂撕碎陳家、不過我不建議你們去和蕭家爭搶陳家的東西,如果有必要,還可以暗中幫一把。”

沈向輝說道:“老祖的意思是咱們以後跟蕭家、明凡集團交好?結交?”

沈家老祖思索了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據我所知,洪門黑虎應該趕來觀戰的,但我走了一圈,並未看到他的身影,應該是出現了什麼意外,不過黑虎是在海外殺了不少於四個宗師,他可不是陳老怪可以比擬的,葉凡雖強,但不見得能贏黑虎,沈家暫時不站隊、也不招惹葉凡那邊的人,遇到、避開便是。”

沈家眾人紛紛沉默。

葉凡雖然斬殺了陳老怪、但還有一個更加強大的洪門、而黑虎更是和葉凡有直接的仇恨,黑虎作為宗師、海外戰績驚人。

葉凡對之,能否勝,仍是未知數。

“小輝明白了。”

燕京之外的臨省,某一處海域。

這裡海水已經被染成血色,血腥味極濃、三艘郵輪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損壞,一位黑人我這手持一把長刀,朝著天空之上怒斬。

他儘管已經臉色蒼白,身上出現了幾道觸目驚心的血口。但他依舊一往無前。

刀芒鋒利、極儘昇華、海水迸濺數十米高、彷彿伴隨著他的刀芒一同殺過去,有種要劈開大海的大勢。

奔襲向天上。

而天空中站著一個手持長劍的東方麵孔的男子,一頭長髮、宛若戰神、手中利劍泛起淡淡的銀白色光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