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老臉上洋溢著笑容,今日一戰,蕭家徹底贏得滿堂喝彩、更多的戰利品還在後麵,好訊息不斷傳來。

“葉大哥,來,請坐!”

親自給葉凡弄好蘸料,把牛肉、羊肉、驢肉都放在葉凡麵前,他知道葉凡是肉食主義者,無肉不歡,必須照顧到位。

葉凡看著掛在上麵的羊腿,嚥了咽口水,拿起刀叉,切下一塊,說道:

“這羊腿看著就不錯,蕭老,給我說說目前的情況。”

蕭老帶著笑意,說道:

“武者方麵,很多家族都已經放棄了抵抗,秦家、陳家算是徹底敗了,霸刀宗、無極宗和極劍宗的人也損失了不少,當然,我們蕭家也有點損失,不過整體來說不大。”

“讓我奇怪的是秦家和海外洪門的人被其他人殺了,不是我們的人,我在想,你知不知道會是誰?”

葉凡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這個嘛,我也不是很清楚,你自己調查去,說不定是你的什麼朋友幫你呢,對了,沈傢什麼態度?”

沈家作為三大頂流家族之一,一直都是被關注的對象,儘管他們不是目標,可他們一旦參與進來,會大大增加蕭家的難度,甚至有可能會失敗。

蕭老說道:“沈家很安靜,並冇有任何異常舉動,沈家老祖也去北運河觀戰了,陳老怪被你殺了,估計更加安靜了,現在為止,不管世俗還是武道,沈家都冇有插手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,吃著羊肉,說道:

“還算聰明,沈家可有宗師?”

蕭老說道:“冇有,沈家最強是罡勁巔峰、沈老怪已經停止這個境界八十多年了,未曾聽聞突破到宗師境。”

葉凡看了一眼外麵的大雪,還在不斷的下,白雪鋪滿大地、樹枝、屋頂都是白色的模樣,宛若一個童話世界。

“怎麼還冇有人回來啊?”

蕭老吃了一塊牛肉,說道:

“他們都在互相幫忙,相互會合,這一次的戰鬥,跟我們預測的差不多,你加長戰鬥時間,各個家族都會做出相應的反應,秦家供奉突然撤退就是最好的證明,而且世俗這邊,秦家也已經徹底放棄、甚至親手奉上大量的產業、財產,所有人都非常安靜。”

“還有一個很奇怪的事,那就是川島家族的供奉並未出現,我們的人有監察到他們原本已經參與到和陳家的戰鬥中來,但突然撤離了,剩下的那一部分陳家供奉,被我們的人輕鬆解決。”

葉凡眉頭一皺。

川島家族突然撤出計劃?

有點出乎意料。

“川島家族跟我的仇怨不淺,突然撤出,恐怕是在憋大招,繼續監視那些東瀛國武者的動向。”

“明白!”

兩人聊著、吃著、偶爾看看外麵的大雪。

夜色已經降臨,彆墅的燈光亮起,白雪在燈光的照耀下格外清晰。

第一個回來的是師姐林溫柔。

“喂,你們兩個傢夥居然不等我回來就先吃上了?”

林溫柔很不客氣的坐下,看了一眼葉凡盤子剛剛烤好的肉,直接伸手過去,拿起就吃,說道:

“怎麼知道你們兩人?其他人呢?”

蕭老趕緊給自己剛烤好的遞給她,說道:

“還冇回來呢,不過前輩不用擔心,事情很順利。”

林溫柔白了他一眼,說道:“我擔心他們?他們又不是我的誰。他們不會死了吧,我最遠,我卻是第一個趕回來的,你要不要聯絡一下,等會兒我可不跟你們去收屍。”

這話說的冇心冇肺、簡單粗暴、還不吉利,但蕭老並不敢說什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