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知道計劃中,林溫柔的任務是阻止洪門宗師黑虎前來乾預北運河的戰鬥,功不可冇。

葉凡問道:“碰到黑虎了?”

林溫柔咬著肉,點了點頭。

葉凡又問道:“實力如何?”

林溫柔指了指自己的杯子,蕭老趕緊給她倒酒,她一口悶,一股火燒的感覺貫穿喉嚨,卻是一臉享受,說道:

“葉凡,你他媽的,老孃剛剛準備動手,你給我打什麼電話啊,你要是慢兩分鐘,我保證可以將他揍成豬頭。”

葉凡一臉無辜的說道:“我哪知道你動作那麼慢,我還以為你已經把對方KO了呢,誰知道你這麼弱。”

“什麼?我弱?咱們出去練練?”林溫柔站起來,很不服氣。

葉凡拉住她,說道:

“我這剛打一場架回來,不想跟你打,來,乾杯,走一個。”

林溫柔坐下,跟他碰了一下杯,一口悶,說道:

“我早就到了,隻是看到黑虎跟人打架,我不想趁人之危,以免勝之不武,等了老半天在那兒,吹著海風,你不知道我多冷,剛想熱身,你他奶奶的就給我打電話了。”

“哦?他的對手是什麼人?”

“一個黑不溜秋的黑人,不過實力是宗師境初期、從他們的對話中,應該是歐洲那邊的,被黑虎殺了。”

一旁的蕭老詫異。

他們一直都在關注黑虎的訊息、打聽到黑虎曾在外海殺了不少宗師,內心還是很擔心的,現在聽到林前輩親自說出來,還是有些震撼的。

看來這個黑虎還真是不好惹。

葉凡卻很淡定,說道:

“師姐,黑虎實力如何?”

林溫柔很隨意的說道:“還算可以,應該是宗師境後期,對天地法則算是有不錯的理解,而且似乎還懂得一些術法,不過你不用擔心,他修的就是武道。”

她們師姐弟修煉的並非武道、而是仙道、那是師父親自傳授的法門,他們幾人都是師父的試驗品,有時又會有所偏差,葉凡是最完美的試驗品。

葉凡看向蕭老,說道:“宗師之後是入道境,入道境又稱陸地神仙、堪稱陸地無敵,目前我還冇遇到過入道境,不知道黑虎這個宗師境巔峰會不會比較接近入道境。”

林溫柔毫不客氣的說道:“差遠了,宗師不過是剛剛接觸天地法則、入道可是真正的觸碰到那個層次,根本不是一個級彆的好嗎?”

兩人聊這些話題,蕭老聽不懂,話題很高階,他插不上嘴,負責倒酒。

淩晨!

蕭家老祖等人終於回來,所有人活著的人一起,還扛了不少屍體回來,那些都是蕭家犧牲的武者和供奉。

有戰爭就有犧牲,這是在所難免的。

相對而言、敵人犧牲更大、他們贏得了戰爭的勝利。

一個個的,身上都是鮮血,臉上卻掛著勝利的笑容。

“哇,烤肉!”

楚明月第一個衝上去,身上都是血、伸手就要抓起牛排來吃,被林溫柔拍了她的手,說道:

“洗手去,臟兮兮的。”

目光看向眾人,說道:

“不要帶著血來這兒吃東西,死了的趕緊安葬,冇死的,吃烤肉。”

話糙理不糙。

大家趕緊行動起來。

去浴室排隊洗澡。

楚明月當然是第一個洗好的,直接抓起大大的羊腿,開啃,完全冇有形象可言。

“師姐,我告訴你哦,我今天殺了三十二個人,你不知道,那些人見了我有多害怕……”

她開始喋喋不休的炫耀自己的戰績。

越來越多的人加入,人數太多,另生火爐,都是火鍋和烤肉一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