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先穿好衣服。”

葉凡趕緊穿衣服、楚明心急忙轉過頭去,不看他,不過還是好奇心驅使,偷瞄了一眼,看到他的背上有鮮紅的抓痕,腦子裡瞬間閃爍了昨晚兩人的瘋狂。

她抱著這個男人、在破瓜的那一刻,很疼、背上的抓痕正是她造成的。

“疼嗎?”

忍不住問道。

“啊?!……”葉凡不知道她怎麼突然這麼說,卻突然意識到後背有點刺疼,摸了一下,昨晚的那麼一幕出現在腦海中,急忙說道:

“不疼,不疼。”

穿好衣服,轉身看向老婆。

楚明心卻說道:“你先出去!”

葉凡走出臥室、來到連接著的小客廳,坐在沙發上。

準備點根菸。

“啊……”

臥室內傳來叫聲、還有摔倒聲,急忙衝進去。

楚明心已經穿好衣服、倒在地上,他急忙上前攙扶。

“怎麼了?有冇有摔倒哪裡?”

楚明心握住拳頭、粉拳打在他的身上,嘴裡不停的罵道:

“都怪你、都怪你、一點都不溫柔、把我扶到床上。”

“不溫柔?”葉凡一下子冇反應過來,突然想起秦傾城給她傳過來的影片,就有破瓜演繹,瞬間明白了什麼,目光不由得看向老婆的下麵。

“下流……看什麼呢,閉眼!”楚明心害羞的臉頰緋紅。

葉凡急忙收回目光,將她抱起,放在床上,小聲嘀咕道:

“至於走不了路嗎?電視裡的都可以走路呀。”

楚明心的粉拳打在他的身上,麵紅耳赤,道:

“還說,還說……不許說。”

“好了,我不說,我不說了。”葉凡還是蠻開心的,儘管昨晚冇什麼感覺,迷迷糊糊就過去,但兩人的關係算是突破了最後一層。

楚明心說道:“把這床單拿去洗了,不許被彆人看到、還有,我要洗漱、把我的東西拿過來、我今天還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,你耽誤了我的事……”

葉凡急忙收拾床單,看到床單上的血跡、說道:

“明心、要不今天休息一天吧,你這身體……”

“現在是關鍵時刻,怎麼能休息、你馬上陪我去公司,把我上班的衣服拿來,等會兒你抱我從這裡下去,彆讓其他人看到。”

她指著窗戶。

葉凡推開門,師姐已經把楚明心要的東西都準備好了,臉上帶著笑容,卻被葉凡瞪了一眼。

“你瞪我做什麼?要是冇有我,你能這麼快上壘?”林溫柔反瞪他一眼,說道:

“你應該感謝我。”

葉凡說道:“可是她生氣了。”

林溫柔翻了翻白眼,說道:

“你一點都不懂女人,她要真生氣,會讓你出來那東西?她知道這是遲早的事,而且主要責任在我,看你平時油腔滑調的,冇想到連這都不懂。”

葉凡一想,好像有點道理。

她又說道:“還有,第一次會很痛、你以後要溫柔點、你是武者、人家隻是個世俗之人,彆給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。”

葉凡有點好奇的看著她,說道:

“師姐,我記得你冇交過男朋友吧?你怎麼這麼懂啊?”

林溫柔眼神閃躲,急忙說道:

“冇吃過豬肉還冇見過豬跑嗎?趕緊給人家送進去,我給你去把車開到樓下。”

急忙離開。

葉凡伺候老婆慢慢進行。

去給她拿來早餐。

蕭家眾人、小姨子等人看他的目光都不一樣了。

弄得葉凡很尷尬,拿了早餐趕緊回樓上。

兩人簡單吃完。

葉凡抱著她從窗戶一躍而下。

“車怎麼在這兒?”楚明心好奇的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