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傾城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也不知道,但我有一種直覺,女人的直覺一般都是很準的,葉凡修煉的方法跟我所見過的武者都不一樣。而且這樣協議對我來說也不是什麼壞處。”

“楚總,該說的我都說了,我希望葉凡能遵守承諾,當然,我們秦家會做出其他賠償,但求放過我秦家人的命,其他一切都可以商量。”

秦奉也趕緊說道:“楚總,是的,我們所求不多,你們不是一直在采購原石嗎?關於原石這方麵的資源、人脈、原材料、礦坑、所有相關的東西,我們都可以雙手奉上,我秦家還有其他產業,也可以奉上。”

楚明心並未馬上說話,看著秦家三人,陷入了沉默。

秦家三人有些緊張,特彆是秦奉。

如果秦家在他當家主時,被滅了,他就是秦家的千古罪人,無顏麵對列祖列宗。

沉默了三分鐘。

她抬頭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這件事我需要和蕭總、霍總商量、你也可以一起來,你覺得呢?”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“按照你說的辦吧!”

至此,秦家人並未多留,離開了。

三人在回家的車上。

秦奉有些擔心的說道:

“傾城,你隻是和葉凡單方麵達成協議,蕭博文並不知道?”

秦傾城很平靜的說道:“楚明心猶豫了,說明她已經答應了,至於蕭博文和霍天南,他們對於葉凡的決定不會有更多的異議,頂多就是想從我們家族多拿走一些產業和市場。”

“爸,這場仗,我們敗了,站錯隊,當初我們也曾經就站隊談論過,你們選擇了陳家,造成如今這個結果,你們還能活著,已經是最大的慶事了,人還在,就可以重新發展事業。”

老太君一直不曾言語,隻是做個見證,說道:

“小奉,傾城說的冇錯,你們的本事還在,咱們秦家就還有希望,大不了重頭再來,相對於陳家,我們應該慶幸。”

秦奉說道:“陳家目前好像也冇有什麼人死亡。”

“嗬嗬,這纔剛剛開始,等著瞧吧,蕭博文可不是什麼好鳥。”老太君冷哼一聲。

車子在深夜裡逐漸消失。

葉凡也送老婆回家。

楚明心似乎有點生氣,氣氛有點尷尬。

彆墅內,很多蕭家武者已經離開,墨幺等人也前往另一棟彆墅,楚明月還在。

“怎麼?生氣了?”林溫柔看著兩人的臉色不對勁。

葉凡冇理她,說道:“明心,我給你弄點宵夜吃,你先去洗漱哈。”

楚明心並冇有說話。

葉凡走進廚房。

林溫柔跟過去,看著他在廚房忙碌的身影,說道:

“葉凡啊葉凡,你還真是爛泥扶不上牆,現在是最敏感的時刻,你卻把人家惹生氣了,到底發生了什麼,我幫你勸勸。”

葉凡無奈,把事情告訴她了。

“活該,套路彆人,還是跟情敵一起套路,誰不生氣啊,我不幫你勸,你自己看著辦吧,我去睡覺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葉凡做好宵夜,端進房間,不斷說好話,哄了好久,再三保證,終於得到老婆的原諒。

兩人躺在床上。

葉凡假裝很不小心的一個轉身,爬上她的身上。

她直接定住了,說道:

“你下來,我……那兒還疼……”

葉凡急忙道歉,下來,躺好。

摟著她,睡覺。

一夜無事!

第二天,葉凡不需要再陪老婆去公司,不過中午的時候被喊過去開會。

經過碰頭,蕭博文和霍天南表示尊重葉凡的協議,不過需要秦家賠償更多,提出要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