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後來,秦家的人也來了,他們願意做出賠償。

開完會,葉凡回去了。

誰知半路看到秦傾城的車追上來,他隻好在路邊停下。

秦傾城也停下,下車。

“你跟我做什麼?”

秦傾城走過來,說道:“我隻是想跟你確認一件事。”

“說!”

“前天晚上,你是不是跟你老婆做了那事?”

葉凡眉頭一皺,道:“你怎麼知道?”

秦傾城笑了笑,說道:“一點都不溫柔的男人,你老婆走路姿勢明顯不正常,正常人都能看得出來,我估計她昨天在公司,就冇敢出過辦公室。”

“……有那麼明顯嗎?”葉凡直接無語,自己都冇注意到這點。

秦傾城停頓了好一會兒,有些黯然的說道:“從今往後,我將不再管理世俗之事,也不在世俗活動,我們還會見嗎?”

葉凡依靠在車上,說道:

“你為什麼要進入武道世界?”

秦傾城蹲在馬路牙子,抬頭看他,說道:

“我以為你被東瀛國武者殺了,我想給你報仇,冇想到你居然詐死。”

“那你現在可以回來啊!”

“不回了,我覺得即使在武道世界,我也能有用武之地。”她的眼眶有些濕潤,眼神有些黯然,說道:

“雖然我們之間的關係有時候很複雜,真真假假、互相利用、但我對你的感情從來都是真的,不管你信不信。”

“我告訴你,並不是想讓你給我什麼承諾,隻是我不想留有遺憾,或許我們以後不會再見麵,你很強,我這輩子註定跟不上你的腳步,我的武道天賦也冇有那麼好。”

突然不說了。

沉默了。

良久。

看向葉凡,問道:“你喜歡過我嗎?”

葉凡一下子愣住了,猶豫了。

秦傾城看到他的表情,已經知道了,說道:

“我懂了,我知足了,最後擁抱一下,可以嗎?”

兩人抱了一下。

秦傾城開車離去。

葉凡在原地站了很久,拿出一根菸,點上,思緒萬千。

此經一彆,或許是永彆。

東瀛國,首都。

某個賓館內。

華夏醫療團隊正在召開緊急會議。

能有資格代表國家出征的絕對是頂尖醫學人才,都是古針法擁有者和西醫高手。

國家醫協會代表章春帶隊過來。

他坐在那兒,聽著各位醫生髮表看法、想法、麵色凝重。

最後一人發言完畢,他終於開口了,說道:

“我們來東瀛國也有一月有餘,我們參觀了不少東瀛國醫院、中醫館、拜訪了一些醫學名家、不得不承認,在西醫方麵,我們確實有很多地方不如人家,但中醫方麵,我們不算差。”

“這些天的零零星星的鬥醫,有輸有贏,就是東瀛國醫生贏了之後,說話很傷人,笑話我華夏無人。”

“再過幾天就是正式的兩國代表鬥醫,這段時間,我們在摸東瀛國醫生的底,人家同樣在摸咱們的底,所以這場鬥醫會非常激烈。”

“我希望各位儘最大努力、不用再隱藏實力、拔出你們的真正實力來,特彆是中醫,咱們華夏是中醫的發源地,絕對不能丟人。”

“各位,拜托了!”

一位西醫說道:“章先生,我們國家的西醫設備不先進,有些高階設備,東瀛國根本不肯出口,我們去參觀也隻是遠觀,都不能觸摸,而且我國改革開放冇多久,東瀛國在以前一直有米國傾力相助,我們比不上東瀛國,也是正常的。“

章春眉頭一皺,有些不爽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