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凡的醫術確實了得,連賀家賀宏明都敗了,昨天又敗了賀宏盛,可以說他在金陵中醫界風頭無兩,成為最耀眼的新星。”

“這兩人一個在天上,一個在地獄,越來越好玩了。不管如何,楚家這次註定敗落,可惜了一個剛剛崛起的家族,還冇享受幾年就落寞了。”

網上關於這兩件事的熱議一片火熱。

對於楚家的境況,大部分人都表示惋惜,但也有人幸災樂禍,樂見其成。

楚家的崛起,吞掉了不少人的市場。

樹立了不少敵人。

商界浮浮沉沉,冇有永遠的朋友,隻有永遠的利益。

一個家族的崛起,一個家族的落寞,一代換一代,人們總是抱著吃瓜的態度在觀望,試圖從中分一杯羹。

天醫館。

匆忙走進來十幾個身穿製服的警察,直奔屋內。

葉凡在屋內,餘光看了一眼外麵,隨即說道:

“好,我答應你,我幫你查出幕後真凶。”

話音剛落。

警察就到了。

拿出搜捕令,說道:

“楚明心,我們懷疑你和天雄製藥產品的害人事件有關,請你跟我們走一趟,配合調查。”

楚明月馬上說道:“警察叔叔。你們是不是搞錯了,我姐不可能害人的。”

警察同誌看向她,說道:“你是楚明月?”

她點了點頭。

“你也要跟我們走一趟,配合調查。”

“啊!”

楚明心還是比較淡定的,有些艱難的想要從病床上爬起來,葉凡急忙攙扶。

“你病了?”警察同誌問道。

楚明心努力笑了笑,說道:

“冇事,一點小病,我跟你們走。”

楚明心姐妹倆被警察帶走了。

葉凡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,眼眸出現了罕見的寒光。

其實,就算楚明心不求他,他也會幫忙。

誰要搞我老婆,我跟誰拚命。

這件事他必須要調查到底。

一會兒。

又有警察進來。

帶走餘嘉芸。

現場留下葉凡和高雅溪、王晴三人。

這時,門口出現了霍天南。

“我看到有警察過來,以為是醫館出事了,就過來看看。”

他擔心的人是葉凡,至於楚明心,他並不是很關心,儘管商業上有一些合作,但不至於出手相助的地步。

葉凡恢複了笑容,走過去,說道:

“我冇事,霍總,我看看你老婆去。”

走向羅芳華的病房,嬰兒在旁邊的嬰兒床上。

她的狀態已經好很多了,相信再過幾天就可以出院了。

“恢複得不錯,就是吃的東西太補了,明天開始,吃清淡點。”葉凡一番檢查後,看向羅芳華。

羅芳華說道:“小凡,楚家出事了?”

葉凡苦笑,說道:“你也知道了?”

羅芳華仗義說道:“要是有什麼需要姐的地方,你就說,你未婚妻出事,你肯定很著急吧,不怕,隻要她是被冤枉的,姐一定幫你把她撈出來。”

“謝謝。”葉凡並不著急,說道:

“你的身體恢複得很好,你們想要二胎,我可以幫你們調理身體,霍總,你的身體也要調理。”

葉凡寫了個藥方,吩咐王晴去抓藥。

弄好這一切。

再去看看楚天雄,他並不知道楚家發生的事。

“小葉……”

他已經可以說話了,不過還是比較艱難。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“你的女兒有事離開了,你先住在我這兒,會有人照顧你的,高雅溪,他的後續工作你知道該怎麼做吧?”

高雅溪點了點頭,說道:“我知道,要是出現什麼變故,我再找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