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陰冷的寒風吹拂、這裡的鬆樹在冬天並冇有掉落葉子。

最顯眼的兩座山峰上站著兩個人,都是手持利劍、一動不動,似乎被定住。

蕭銘指著兩人,說道:

“他們就是蒼龍和黑虎、蒼龍在咱們華夏武道世界名氣極大,戰績斐然、聽說是宗師境中期的強者,黑虎第一次出現在華夏武道世界,名氣雖然不及蒼龍,但在海外的名氣卻碾壓蒼龍,具體修為不知。”

葉凡開口說道:“他是宗師境巔峰。”

蕭銘等人詫異。

距離這麼遠,一眼就看出來?

葉凡補充說道:“我師姐說的。”

儘管現在是上午十一點多,不過霧水很濃、可視度不高、儘管武者的實力超乎常人,不過也受到了一些影響。

葉凡將目光看向某處山頭,問道:

“那幾位叫什麼?”

蕭銘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,說道:

“那些是神龍組的人,站在最前麵的是程湘芸,你認識的,她左邊那位是神龍組三條龍之一的青龍、也是宗師境;右邊那位是傅河,神龍組放在明麵上處理事務的主事人之一,有一定的權威,極少出手,修為不知……”

葉凡點了點頭。

神龍組有三條龍,這是人儘皆知的,三位都是宗師、蒼龍、青龍和黑龍,不過黑龍並未在此。

三條龍都是放在明麵上震懾外界的,還有很多隱藏的強者不對外公佈。

葉凡將目光看向另一個方向,那是洪門的人。

蕭銘馬上說道:“關於洪門的人也瞭解的不是很清楚,畢竟洪門最近纔剛剛重返華夏,基本都是生麵孔。”

葉凡問道:“你可知為何洪門得以重返華夏?”

“這個……不知道,邊界線一直都是神龍組在管,關於這件事,武道世界很多人反對,這次的友誼戰估計也是洪門為了正名吧。”

突然,一股冰冷的寒意襲來。

連武者都擋不住。

圍觀的人都緊張起來,看向黑虎,他動了。

迸發出冰冷的劍意、伴隨著劍意而出的是刺骨的寒流,瀰漫在空中的武器化成了冰,鋒利的冰,掉落時觸碰到樹葉,直接洞穿過去,其鋒利程度可想而知。

樹葉上的霧水結冰、連同樹葉都變得冰冷而堅硬。

而他長劍更是冒出縷縷冰冷的寒氣,劍芒鋒利不已。

抬手,舉劍,目光如刀,看向蒼龍,說道:

“久聞神龍組三條龍的威名,今日我黑虎代表洪門鬥膽和三條龍之一的蒼龍一戰,蒼龍道友,雖然我們打的是友誼戰,但我可不會手下留情,希望你也如此,不要讓我失望了。”

蒼龍是中年模樣、還有點鬍鬚、看起來有點邋遢、身上的衣服也有不少補丁,一把利劍烏黑鋥亮。

很隨意的抬劍、瞬間、一股淩厲的劍意鋪天蓋地而來、劍氣激盪、一頭長髮有些蓬鬆、卻在隨風飄蕩。

眼中冇有寒冷之意,卻有一股認真的勁,說道:

“黑虎道友最近在海外的名聲很大啊,連斬數位宗師,老夫本是懶散之人,不想參與這些紛爭,冇想到卻入了洪門的法眼,點名道姓,那我就不得不奉陪了。”

兩人還未動、迸發出來的劍氣已經在空中肆意狂虐、不少樹葉、樹枝都被切割、冬眠的鳥獸紛紛驚惶而逃。

甚至有些逃避不及,直接被劍氣所殺。

黑虎看著他,說道:

“蒼龍道友雖然如此不修邊幅、卻是三條龍中最強的一條,我隻對你有興趣,其他兩人自然是被排除在外,咱們就不多說了,開始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