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老無奈的笑了笑,說道:

“黑虎道友、請!”

手中的劍稍微往後、劍氣迸濺而出、劍芒凝聚、更加強烈的劍意湧出。

他雖然看起來邋遢、若是平時在路邊看到、或許以為是個乞丐、但這一刻的他,是最有資本的人。

大量補丁的衣服鼓動起來、眼眸堅毅,一身淩然之氣,浩浩蕩蕩、手持長劍、宛若武俠小說裡的劍仙。

呼……

黑龍率先出手。

抬手一揮間、一道劍芒奔襲而去,腳下的巨樹不斷被斬斷、犁出一條無阻之路、劍芒帶著附近的霧氣奔襲、彷彿連霧氣也變成其利器,切割一切、斬向蒼龍。

這一劍隻是試探!

蒼龍同樣揮出一劍。

劍芒也殺過去,他的劍芒很純粹、冇有帶上霧氣、而是乳白色的純粹劍芒激烈的奔襲。

他的這一劍同樣是試探!

鏘鏘鏘……

兩道劍芒相碰、激射出大量的星火、周圍的巨樹不斷被劍芒四散而折斷、同時兩人的劍氣激盪的衝擊波摧毀了大量的巨樹。

兩人都是簡單一劍的試探,卻有這樣的威力。

旁邊的人都詫異了。

幾乎所有旁觀者都是宗師以下境界,兩人看似簡單的一劍,卻是他們無法承受的。

一劍之後,兩人並未追擊動手。

又陷入平靜。

不過在兩人麵前出現了一道互通的溝壑。

“不錯,看來我不會失望了。”黑虎嘴角揚起、有幾分滿意,說道:

“雖然你是宗師中期境,但你已經一隻腳邁入巔峰境、而且你的劍法很特殊、對於天地之力的運用也還算深刻,這一戰應該會很爽。”

蒼龍有點懶洋洋的,說道:

“你也不賴,你已經是宗師巔峰境,對於天地之力的運用也很嫻熟。”

“我來了!”

黑虎往前衝過去、淩空而走、周圍的樹木、雜草等,隨著他腳步所及,都結了一層冰,寒氣逼人。

走到哪兒、冰層結到哪兒。

手中長劍更是冰寒最深的地方,卻不結冰、劍氣冰寒、刺骨陣痛。

抬劍,揮舞、劍影燦燦、白色的寒氣似乎化作一條巨蟒發出嘶吼聲,又在這巨蟒中看到一把由寒氣所化的劍影相隨。

“這……葉前輩,這是什麼?怎麼還能這樣啊?”

“劍氣!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了句。

蕭銘說道:“氣存無形,這怎麼能看到?”

“天地之力的催動。”

“天地之力?”蕭銘第一次聽說,不明所以。

葉凡說道:“你還未接觸到這個層次。”

目光看向蕭景天等人,說道:

“天地間存在靈氣、不過比較稀薄,你們修行武道,用的是玄氣,其實也可以稱之為靈氣、隻是你們獲取的靈氣微乎其微、混有的雜質太多、純度不足,上古時期、這個世界的靈氣還是很充裕的……唉,跟你們說這些,你們也不懂。”

蕭景天疑惑,問道:“前輩,您說你們?難道您修行的不是武道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你們幾個天賦不錯,按照我教你們的方法修行,踏入宗師境不是問題,到時候你們便知天地間存在的力量、天地的法則,這些纔是修行的稀有珍品。”

葉凡不想多說,這是屬於天醫門的秘密。

說到這裡已經算是泄密了。

目光看向戰場。

蒼龍縱身一躍,揮舞著手中長劍、劍影變得巨大、俯衝而下、無儘的劍氣激盪而下、恢宏而磅礴。

怒斬下方巨蟒。

巨蟒劍氣卻十分靈活、居然巧妙躲開殺下來的巨大劍芒、並且纏繞順勢爬上,張開傾盆大嘴,欲要將持劍蒼龍吞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