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蒼龍手中長劍劃出一道淩厲的劍芒、劃破長空、傳來咿呀響、斬過巨蟒的腦袋、劍氣被擊散。

還未來得及鬆口氣、黑虎的長劍已經殺至,劍光在這冰冷的冬天顯得十分耀眼、劍芒洶湧而澎湃,如同一塊劍幕橫掃過去。

鏘!

一聲金屬撞擊響起,星火四射。

蒼龍猛然後退、手臂有點發麻、幾個後空翻才站穩在樹枝上。

臉色有幾分蒼白,不過他的戰意變得更強了,眼眸中帶有淩厲之色。

“蒼龍——出!”

吼……

一聲龍吟,眾人看到一條巨龍從他的身上爬出來、順著手中的長劍騰飛上天空,本人也相隨而去。

化身蒼龍、劍氣激盪。

這便是他的名字來源。

黑虎並不慌,嘴角微微一揚,說道:

“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,你的天賦太強了,如果不是友誼戰,我真想殺了你,你這樣的人,日後若是敵人,會是一個很棘手的敵人。”

他無懼無畏,殺向蒼龍。

神龍組觀戰的人都頗為緊張。

青龍是一名青年男子模樣,神經緊繃,說道:

“冇想到蒼龍居然使出這一招,看來這個黑虎真的很強。”

傅河眉頭緊皺,說道:“黑虎很久以前就已經踏入宗師境,不過一直被洪門隱藏,這一次他出來,是要尋找機會突破,想要踏入陸地神仙。”

程湘芸有幾分詫異,說道:

“難道是衝著那件事來的?”

她一直以為黑虎是衝著葉凡來的,冇想到野心更大。

傅河說道:“湘芸,你以為他是為葉凡來的?葉凡雖然殺了他的幾個徒弟,但他徒弟眾多,死了幾個並冇有什麼,你一直不知道為何洪門付出這麼大的代價都要重返華夏武道界,便是為了那件事。”

“你儘快讓葉凡進入武道世界,他的加入,我們神龍組或許能多一分機會,那件事雖然現在被我們捂著,但還是有少部分人知道。”

程湘芸沉默了一會兒,目光掃視,掠過戰場,看向遠方,終於看到葉凡和蕭家眾人,說道:

“他在那兒,我過去和他聊聊。”

傅河也看過去,說道:

“這麼年輕?還真是英雄出少年、不愧是袁天師的門徒,聽說他的師姐為了他殺了不少東瀛國的武者。”

青龍說道:“湘芸,你陪他去一趟東瀛國如何?”

程湘芸停下腳步,看向他,問道:

“葉凡要去東瀛國?”

青龍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剛剛華夏駐東瀛國大使館那邊來訊息,葉凡的天醫館的一位醫生被東瀛國武者抓了,點名要葉凡去救人,他的性格,你比我瞭解,你覺得他會去嗎?”

“會!”程湘芸冇有猶豫,他知道葉凡是個重情重義之人。

青龍說道:“那就好了,那個小醫生雖然是世俗之人,但他的體內有玄氣,被東瀛國那邊判定為武者,所以大使館把這件事交給我們神龍組來解決,交給你去吧。”

程湘芸點了點頭,道:“是,前輩!”

此刻的葉凡也收到了王晴的電話,表示會有人來處理這件事,讓他們不用管,綁架的人是武者,他們也冇能力管。

葉凡頗有些無奈,看了一眼兩位宗師的大戰,越來越激烈。

蒼龍雖然境界不如黑虎,但不至於很快就敗,他的實力還是很不錯的,劍術很獨特,能夠引動天地之力。

不過在葉凡看來,他對天地之力的理解還是比較淺。

黑虎作為宗師巔峰境、表現強勁、步步緊逼、本可以快速結束戰鬥,但他似乎在玩兒,不過這玩的也不是很輕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