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摸了摸她的腦袋,說道:

“你不能去,動手的這些武者肯定跟川島家族有關,也可能會和拔刀術一脈以及柳葉刀一脈有關,他們這是在逼我去東瀛國。”

“以為都東瀛國是他們的地盤就可以隨便拿捏我,天真!”

楚明月還是有些不死心,說道:

“姐夫,我聽說東瀛國放蕩的女人很多,特彆是像之前北運河上川島沙希勾引你的那種,我要求替我姐看緊你。”

葉凡輕輕拍了拍她的腦門,說道:

“你想什麼呢,腦袋瓜能不能想想怎麼修行,姚老,我給你們一個地址,從今往後,你們不用在彆墅裡住了,換個地方吧,幫忙建設我們的新家園。”

“帶上明月一起,那纔是真正屬於武者的地方,你們隨時都可以去武道世界曆練,生死有命,我希望我從東瀛國回來時,你們還活著。”

“好的!”

葉凡的目光看向戰場。

戰鬥已經接近尾聲,蒼龍重傷、已經快要失去戰鬥力,儘管他還很頑強的爬起來,渾身是血。

而黑虎隻是受了點輕傷,兩者間的差距還是蠻大的。

兩位都是天賦極佳之人。

身處東瀛國的華夏醫療隊很多人還不知道廖俊逸的遭遇,章春表示要保密,隻有王晴和高雅溪著急。

兩個女孩陷入深深的自責,都怪她們不跟著廖俊逸出門,或者冇攔住他,根本無心鬥醫,這也導致了剛剛的那一場鬥醫,高雅溪輸給了山村一夫。

慕蓉蓉剛剛贏了一場鬥醫,看到兩人的狀態不對,過來詢問情況。

但兩人並未告知。

“你們不說我也知道,是不是廖俊逸出事了?”她看著兩人的表情。

兩人依舊不說話。

她繼續說道:“我就知道,川島家族突然撤出陳家的計劃,不會這麼輕易放棄,而你們三人在東瀛國,便是他們最大的籌碼,把葉凡引來東瀛國,來到他們的地盤。”

“你們最好告訴我,我慕家在東瀛國這邊也有些朋友,或許能幫上忙。”

兩個女孩把她拉到一邊,這才肯說出來。

慕蓉蓉聽後,很氣憤,說道:

“川島家族——供奉,這件事不好辦。我們慕家的在東瀛國的好友都是醫學界的,川島家族在東瀛國又那麼強大,恐怕他們不願得罪,找大使館了冇?”

“找了,但是還冇有答覆!”高雅溪說道。

這時!

章春走過來,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大使館已經給答覆了,本來我不想現在告訴你們的,擔心影響到你們的鬥醫,很顯然,我不說,照樣影響,高醫生已經有失平時水準。”

王晴急忙問道:“章先生,大使館那邊怎麼說?有冇有說怎麼救人?”

章春看著那邊正在進行的如火如荼的鬥醫,華夏醫生們鬥誌昂揚,收回目光,看向她們,說道:

“廖俊逸殺了一個人,而且廖俊逸被判定為武者,大使館屬於世俗,管不了。”

“不……不可能的,廖醫生怎麼會殺人呢,是不是弄錯了?”王晴不敢相信,雖然廖俊逸有些紈絝子弟的特性,但應該不至於殺人。

章春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這裡是人家的地盤,想要如何定論,我們不搞乾涉,現在把廖俊逸定性為武者,大使館更不好乾涉,隻能等神龍組過來,我問你們,葉醫生是不是傳授你們一些武者的東西?”

高雅溪說道:“葉醫生傳授我們這些東西是為了更好地掌握古針法,我們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武者,怎麼能判定為武者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