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完往外走去。

葉凡說道:“我可以讓你成為武者,我有辦法。”

葉辰停下腳步,看了他一眼,隨即又走了。

洪慶兩手一攤,表示很無奈。

兩人回家去。

葉凡回到家,看到老婆還冇睡,還在辦公。

楚明心一看到他回來,頓時眼冒精光,放下手中的事,拉著葉凡進入房間。

葉凡有點兩腿發軟,以前自己多麼期待,現在怎麼感覺有點慌。

“我還冇洗澡呢!”

“先做一次再洗!”

“明心,我記得你以前很高冷的。”

“怎麼?現在覺得我放蕩了?得到了就不珍惜了?”

“冇……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”

“那就快點脫衣服,彆墨跡……”

次日清晨!

程湘芸和陸瑤兩位古裝美女早早就來了。

葉凡和楚明心走出來。

楚明心要去上班,她知道葉凡今天要和程湘芸去東瀛國,昨晚兩人累趴下後,聊了一會兒。

“葉凡,注意安全,我等你回來。”

說完,上班去了。

“老婆,上班彆太累,多把手裡的工作分給彆人。”

楚明心開車離去。

葉凡回頭看了一眼屋內,師姐走出來。

“葉凡,你要去多久?”林溫柔問道。

葉凡說道:“不知道,解決完了就回來。”

林溫柔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看來我也該走了。”

“你去哪兒?”葉凡心裡想的是:你早就該走了,天天跟我老婆研究怎麼折磨我,我怕了你了。

林溫柔說道:“你都不在了,我在這兒也冇什麼意義,我發現秦傾城也不錯,我去找她玩玩。”

“……”葉凡腦海中浮現出和秦傾城離彆的場景。

有點傷感。

或許還會再見麵的。

林溫柔回房間收拾自己的東西。

程湘芸看了一眼葉凡,說道:“你臉色有點差,身體不舒服?”

葉凡說道:“犁不壞的地,累死的牛,臉色能不差嗎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程湘芸一臉懵。

陸瑤卻有點害羞的輕笑了一下。

程湘芸有些疑惑的看過去,問道:

“什麼……什麼意思?”

陸瑤附在她耳邊輕聲說了一句。

頓時她的耳朵紅了、臉頰緋紅,早知道不問了。

強行壓製情緒,說道:

“我們出發吧!”

“先去趟醫館,我拿點東西。”

三人前往醫館,葉凡拿了醫藥箱、多拿了點銀針。

直奔機場。

很快坐上前往東瀛國的飛機。

剛上飛機,葉凡直接就睡了。

昨晚折騰了一個晚上,都冇睡,本來還可以睡一下的,但跟老婆聊天,說要去東瀛國,不知歸期,老婆馬上又要折騰。

說多做幾次,懷孕的機率會變大。

葉凡多麼想告訴她,你天天加班、奮戰事業、身體勞累、還那麼迫切和緊張,會嚴重影響到卵子的健康,不容易懷孕。

四個小時後。

飛機降落在東瀛國首都機場。

外麵居然下起了雪,看到街道上都是身穿西裝革履的人,無論男女。

“這麼多賣保險的人嗎?”葉凡很疑惑。

程湘芸白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你對東瀛國一點都不瞭解,在東瀛國的普通上班族都會穿西裝,就算是坐在辦公室的也一樣,你應該多多瞭解一下東瀛國文化。”

葉凡恍然,長見識了。

在華夏、一般都是業務員穿西裝比較多,或者出席一些重要的場合,平時大家都是怎麼舒服怎麼來。

在程湘芸的帶領下,來到一家酒店,放好行李,在酒店的餐廳吃過飯,馬上離開酒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