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來到大使館!

接待她們的是一箇中年男子,身穿西裝,有點嚴肅,看到三人,露出笑容。

很顯然,程湘芸和這個男子曾經認識。

互相客氣一番,這才步入正題。

“程前輩,這件事有點麻煩,東瀛國這邊官方給出的結論是廖醫生在和小姐共度**時,發生了爭執,然後殺了小姐,而且我們也看過監控,確實如他們所說,可以說是故意殺人。”

他拿出一個優盤,放在三人麵前,說道:

“錄像在這兒。”

程湘芸說道:“放出來看一下!”

男子有幾分遲疑,說道:“那個……要不咱們分批看,你們兩個女孩先看,我和葉醫生等會兒再看。”

程湘芸這才意識到這個監控少兒不宜,馬上說道:

“你們看吧,我不用看,潘大使,我給你重新介紹一下,葉凡也是我們神龍組成員,他看就行。”

潘大使說道:“成!”

兩人走進一個房間,把優盤插進電腦,畫麵很快就調出來。

正如潘大使所說,兩人發生了爭執,廖俊逸失手殺人。

“再看一遍!”葉凡突然覺得有點不對勁。

潘大使重新點開。

“停……”葉凡喊停,盯著畫麵,說道:

“潘大使,你冇覺得他們兩人的狀態都不對嗎?有點失去理智,不正常。”

潘大使仔細觀看,反覆看了好幾次,說道:

“好像有點,難道是有人陷害?”

葉凡摸了摸下巴,說道:

“潘大使,這麼**的地方怎麼會有監控呢?這是東瀛國的特色?”

潘大使說道:“這個房間一般不是做這種事的,而他們倆正好那天進入了這個房間,然後被錄下來。”

葉凡冷笑,說道:“**裸的陷害,這也太明顯了。”

兩人走出房間,將自己的疑點和程湘芸說,她也覺得有疑點。

潘大使說道:“關於廖俊逸被判定為武者這個事,我請人鑒定過了,他體內確實存在玄氣。”

葉凡直接無語。

自己傳授玄氣修煉之法隻是為了讓他們對古針法的運用更加方便、效果更好,冇想到直接被定性為武者。

程湘芸說道:“多謝潘大使,接下來的事,我們來處理就行,那我們就先走了,關於我們的到來,還希望潘大使幫忙保密,我們需要先調查。”

“好的!”

從大使館離開。

坐在車內。

葉凡問道:“你打算怎麼查?”

程湘芸反問道:“你有什麼想法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按照我的想法,找到人,殺進去,把人救出來,多麼簡單的事。”

程湘芸笑了笑,說道:

“你說的也是辦法,但我們是神龍組,代表的是國家的官方組織,如此不講原則,有損大國形象、還會惡化兩國外交,所以你說的辦法行不通。”

“還真是麻煩。”葉凡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反正我是神龍組成員的身份也冇幾個人知道,東瀛國更不知道,不如這件事我自己去做吧,你們就在酒店裡睡覺就行。”

程湘芸無語,說道:“葉凡,你彆衝動,難道你的身份要永遠不公開嗎?就算是幾十年後再公開,也會被拿出來說事的,不要造成不必要的麻煩。”

“……”葉凡直接就無語了。

冇想到成為一個官方人員,做起事來這麼麻煩,顧慮太多,處處受束縛。

“那你說怎麼辦吧!”

程湘芸說道:“你不是覺得有異常嗎?我們就要把這個異常查出來,證明廖俊逸是清白的,他們自然就會放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