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程湘芸有些沉默。

回憶今天種種,更像是故意為之。

陸瑤也恍然,說道:

“如果他們真心想讓我們來調查,不會這麼快恢複現場、不會馬上解雇那些和廖俊逸接觸過的人,連案子的資料都說丟了,明擺著就是不給我們調查真相,而且這件事就是他們故意引誘葉凡過來。”

葉凡依靠在沙發上,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你們的辦法行不通,還是用我的吧,不過也需要你們幫忙。”

程湘芸問道:“你有什麼辦法?”

“我的辦法最簡單,找到人,殺進去,救人,用武者的方式,他們也接受,不是嗎?”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

“自從我們走進晴明工會開始就已經被人監視了,現在我們酒店已經被人盯上了。”

伸了個懶腰,拿起一個蛋撻,吃起來,說道:

“他們都是衝我來的,你們應該不會有危險,而且他們應該是知道你們的身份,不會傷害你們,你們利用神龍組的身份要求去看看廖俊逸,找到他之後,回來告訴我,我去救人。”

程湘芸沉默了。

這是最差的行動方案。

但很顯然,東瀛國這邊不配合,他們根本調查不了。

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葉凡,你能不能等幾天,就算你要用這個方法,我們也要做到知己知彼,我覺得這個熊平大介有鬼,我們需要調查、同時調查清楚按照你的方法,會接觸到哪些人。”

“你是第一次來東瀛國吧?這邊的風土人情你都不瞭解,還有一些武者的規則,你也需要瞭解一下,不急於一時。”

“對了,你可以抽個時間去醫學交流會看看。”

突然!

葉凡和程湘芸的手機同時響起,兩人對視一眼,接聽電話。

葉凡這便是港島李家李倩雪打來的。

“葉醫生,冇打擾到你吧?”

“冇!”

“怎麼樣?事情有進展嗎?”

“很麻煩,這邊的人針對我,表麵配合,暗地裡搞手腳,不好弄,李總,你們李家在這邊有什麼勢力,可以幫忙的嗎?”

“幫忙倒是幫不上,不過我女兒霍芷蘭在那邊分公司,也是半個武者,對東瀛國武道世界還算瞭解,你可以跟她聯絡一下,我等會兒給她手機號給你。”

“行,謝謝了!”

兩人同時掛斷電話,彼此看了一眼。

程湘芸先開口,說道:“章春給我打電話了,說打你電話不接,希望你去參加醫學交流會,目前情況很不妙,我覺得你可以去。”

葉凡說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程湘芸問道:“誰給你打電話?老婆查崗?”

旁邊的陸瑤微微驚愕,坊主什麼時候關心人家這種事了?還老婆查崗。

總感覺坊主對葉凡的態度不一般,跟其他人不一樣。

甚至還會臉紅,難道坊主鐵樹開花了?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你們對東瀛國武道界瞭解多少,給我說說唄。”

“葉凡,你彆亂來,我們代表的是官方。”程湘芸有些擔心,葉凡的行事風格她是知道的。

身為官方人員,她要顧及兩國影響,很多事不能按照自己的意願來做。

葉凡說道:“回去休息吧!”

起身,回房間。

程湘芸覺得葉凡肯定不會這麼安分,需要時刻注意他。

回到房間,葉凡看了看時間,撥通了一個電話。

“喂,你好,是霍芷蘭女士嗎?”

那邊傳來女孩的聲音,道:

“您就是葉凡先生吧?你好,我媽媽剛剛給我打電話,冇想到你這麼快就打過來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