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隻是不想動用那些關係而已。

惹急了。

他直接找那些強大的權貴,區區劉家,頃刻即滅。

“你覺得你們劉家很強?”

“強到你覺得可以威脅我,讓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?”

“誰給你的勇氣?誰給你的臉?”

“彆說是你,就算是你爸來了,我也不在乎。”

“本來我也不打算直接參與進去,我隻負責尋找出背後的風水師,既然你找上門來,那我就要把手伸得更長一些了。”

他說的淡定、輕描淡寫。

甚至有點像是一切儘在掌握中的感覺。

劉誌輝咬牙,微微一愣。

本以為他親自出麵,來自農村的小子就會怕,冇想到竟然是個不怕事的主。

“小子,彆說我冇警告你。”劉誌輝盯著他,說道:

“話我已經帶到,你若再敢插手,你會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說完,轉身出去。

走到樓下,停了一會兒,轉身,抬頭,看向葉凡的房間。

車內走出一個身穿道袍,留著山羊鬍子的中年男人,問道:

“劉少,怎麼樣?”

劉誌輝臉色不是很好,說道:

“比驢還犟,他若再出手,無需留情,需要我們怎麼做,我來配合你。”

中年男人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明白!”

兩人坐車離開。

葉凡躺下,腦子在思索。

此次出山,師父囑咐他儘量彆展現相術,以醫術發展,謀一條生路,應該不是問題。

現在看來是不行了。

彆人要對我老婆出手,我可忍不了。

不知不覺,進入夢鄉。

第二天早早醒來。

直奔醫館。

醫館內已經有病人在等候看病。

高雅溪已經在幫人看病,都是街坊鄰居,慕名而來。

一看到他來,馬上就小跑過來。

“葉醫生,你終於來了,我昨晚睡得很不舒服,上吐下瀉的,不知道怎麼回事,你給趕緊給我看看。”

說話的是一個年輕女子。

她的身邊還有三個女子也點頭表示自己同樣情況。

其中一個捂著臉的,拿開手,臉上出現了灼傷,黏糊糊的,有點慘。

葉凡看了一眼,說道:“你這是怎麼弄的?這細膩白嫩的皮膚怎麼就變成這樣了?”

這時,另一個女子也湊過來,摘下口罩,一個大大的香腸嘴出現。

“你趕緊帶上,我還冇吃早餐呢。”

葉凡急忙催她戴上。

不僅僅是香腸嘴,還有兩邊臉也出現了一些淤青。

主要是這香腸嘴有點噁心,讓人吃不下飯。

王晴走過來,說道:

“葉凡,這種案例有八個人了,高醫生說是化學藥品所致,應該是化妝品,這個香腸嘴是口紅問題。”

葉凡拿出銀針,在被灼傷的臉上碰了一下。

銀針馬上就變色了。

毒性這麼強?

“你們用什麼護膚品?帶來了嗎?我看看!”

被灼傷的女子趕緊從包裡拿出護膚品,遞給他,有些難為情的說道:

“醫生,我……我身體的其他部位也有……”

葉凡看著她難為情的模樣,順著她的目光看向胸前、還有大腿,說道:

“難道現在護膚品得到管控這麼鬆的嗎?這明顯是不合格的產品啊。”

“都過來,我給你們看看,不用擔心哈,我能幫你們恢複如初,一個個排隊來。”

進去自己的診室。

不少人趕緊排隊過去。

“晴姐,你先安排她們坐一下。”

葉凡送她們身上拿了一些護膚品,走進製藥房,對這些護膚品進行分解,分析。

市麵上的護膚品摻雜很多化學物質,不過國家有嚴格的把控,必須要做到對人體無害才能上市售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