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思索著,算是對東瀛國武道世界有了大概的瞭解。

這邊的武道世界跟華夏不一樣,他們是以組織的方式形成,而華夏則是宗門林立,說到底,東瀛國不過是個島國、地方小、人口少、不適合宗門發展,這種組織正好。

分地區劃分領地,各自都有主戰場。

喝一口茶,看了一眼窗外的飄雪,說道:

“你覺得我的人會被關押在哪裡?”

霍芷蘭站起來,走向窗戶、看著外麵的白雪一片,說道:

“如果跟你的猜測一樣的話,隻有兩個地方,第一個便是世俗監守所,相當於咱們華夏的派出所,第二個就是神奈川的地下監獄——奈武監獄,這地方是專門關押武者,基本都是關押來自世界各地的武者,其中就有不少我們華夏的人被關押在裡麵。”

“這裡麵戒備森嚴、據說有不少於兩位宗師坐鎮,一旦被關進這裡,基本就冇有再出來的可能了,葉先生,如果人在這裡,你基本就可以放棄了。兩位宗師隻是表麵,裡麵的牛人不知多少,堪稱東瀛國最嚴的監獄之一。”

葉凡也走到窗邊,看著外麵的雪景,說道:

“謝謝你給我說了這麼多,就算是地獄,我也要闖一闖。”

霍芷蘭轉頭,看著他,說道:

“葉先生,我知道你很強,但我還是不建議,曾經就有咱們華夏人想要從裡麵救人,來的也是宗師境強者,結果反被擒住,將其關押在裡麵,不僅是我們國家的武者想要從裡麵救人,其他國家的也有,從未有人成功過。”

看向外麵的雪景,說道:

“你還這麼年輕,未來前途不可限量,就算是要救人,也不急於一時,或者做更充分的準備再來也不遲,我聽說你是跟兩個神龍組的人一起來的,他們礙於身份,肯定不會跟你一起行動,你孤身一人闖入奈武監獄,無異於送死。”

葉凡拿出一塊玉石吊墜,遞給她,說道:

“這個送給你!”

霍芷蘭看著,晶瑩剔透、很漂亮,接過來,頓時感覺到一股純淨的玄氣盤旋其中,便知這並非隻是一塊玉石吊墜那麼簡單,說道:

“謝謝葉先生,這是……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謝謝你告訴我這麼多,這玩意兒佩戴在身上,宗師以下的攻擊可救你一命。”

霍芷蘭頓時詫異。

重新打量眼前這個男人。

這可是十分珍貴的東西,價值連城,甚至有價無市。

隨隨便便就送給自己,這恩情太重了。

“葉先生,這東西太貴重了,我不能要。”說著就要還給葉凡,道:

“我幫助你,隻是因為我媽媽跟我說了你的事,你還答應幫我們家族供奉治療武疾,再說了,咱們都是華夏人,身在異國他鄉、好像幫助不是應該的嗎?”

“再說了,我也冇幫你什麼,隻是把一些事實告訴你而已,不值得你送我這麼貴重的東西。”

葉凡並未收回,說道:

“我還需要你幫我一個忙。”

“你說!”

“我想知道我的人到底在哪裡?”

“我儘量,但我不能保證。”

“嗯!”

兩人繼續聊著。

一直到深夜,葉凡返回酒店,順便給洪慶打了個電話,問一下他那邊調查到什麼,他查到的也隻是關於江戶道場的事,還冇有霍芷蘭說的深入。

來到酒店,準備進入房間。

隔壁的程湘芸走出來,攔住他,遞給他一封邀請函。

葉凡看了一眼,嘴角微微一揚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