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按捺不住了嗎?”

程湘芸卻很擔心,說道:

“你還笑得出來,川島沙伊一直都是駐紮在華夏的,這次特意回來,明顯是奔著你來的,這就是個鴻門宴,你不會打算去吧?”

葉凡打開房門,走進去,說道:

“為什麼不去?真正亮劍的時候到了,我也想知道他們想要玩什麼把戲。”

程湘芸知道無法改變葉凡的決定,跟著他進房間,說道:

“我知道你很強,但你彆忘了,這是東瀛國,不是咱們華夏,出了事,我們不好出手,你知道嗎?”

葉凡坐在沙發上,打開電視,說道:

“我有點後悔加入神龍組了,不然我也不至於來這裡處處受束縛、做什麼事都要顧前顧後、麻煩得要死,一點都不灑脫。”

“怪我了?”

“不敢!”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你們的方式解決不了,我就用我自己的方式,我不會暴露出自己是神龍組成員的身份,對了,能求你個事嗎?”

“你說!”

“幫我打聽一下廖俊逸在哪裡?以你的身份,應該不難吧?”

“那你得告訴我,你乾嘛去了?”

“去見了個人。”

睡前,葉凡給洪慶和武建華打了電話,他打算用自己的方式來解決這件事。

次日!

整個東瀛國依舊是大雪飄落,街道上鋪滿了白雪。

葉凡洗漱完,準備出去吃早餐,開門,看到章春和王晴、高雅溪站在門口。

“來了?”葉凡很隨意的說了句。

他並不感到意外,這幾人已經在門口等半個小時了。

華夏醫療隊在東瀛國屢屢戰敗,他們吃癟呀,現在得請葉凡出馬。

章春很認真的說道:“葉醫生,我現在跟你道歉,我代表華夏醫協會跟你道歉……”

葉凡並未說話,而是朝著餐廳走去。

章春跟在後麵,嘴巴不停的說道:

“當初我是極力推薦邀請你加入醫協會的,你的實力在交流會上大家都是有目共睹,但當時有人出來阻攔,我雖然是醫協會的理事之一,但也是人微言輕。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

“你們餓不餓?先吃個早餐吧,我挺餓的。”

章春有些著急了,又說道:

“當時阻攔的主要有鐘家、儘管鐘家落寞了,但席位還在,年輕人出來代表反對,還有慕家也反對,總之,陳家雖然不是醫學世家、但作為醫協會的最大讚助商,也發話了,不過現在不重要了,這些家族落寞了,他們主導不了了。”

“那個……邀請函都已經發到您手裡了吧?您來擔任理事之一,雖說不是很高的職位,但以後肯定會越來越高的。一切待遇都會相應提升的。”

關於這些事,葉凡之前並不知曉。

他也不在乎。

進不進醫協會,他覺得不重要,以後要踏入武道界,進入了反而還會有一些身不由己的任務加在身上,不自在。

章春以為他在為這些事生氣,不斷解釋。

來到餐廳,拿了早餐。

程湘芸和陸瑤主動讓位,坐在旁邊的桌子上。

章春還把目前在東瀛國這邊的情況給他說了一遍,跟王晴彙報的一致,華夏中醫剛開始占據優勢,結果被井邊一郎一人便收拾了他們全部。

顧老、王老、馬老這些老中醫都不是對手,慕蓉蓉也敗了。

急需葉凡去救場,越說越急。

葉凡卻很淡定,始終不說一句關於交流會的事。

他實在冇辦法,暗示王晴和高雅溪幫忙說話,兩人也幫忙勸說。

葉凡終於開口了,看著他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