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著,眼淚終於忍不住流下來。

葉凡輕輕抱住她,說道:

“晴姐,不怪你,這件事不簡單,你們先回去,我擔心敵人會對你們下手,你們都是我醫館的主心骨,你們要是再出事,我可是分身乏術啊。”

高雅溪沉默了良久,說道:

“葉醫生,抱歉,我們之前跟廖醫生髮生了點矛盾,主要還是東瀛國的文化跟咱們國家不一樣,我們無法接受。”

葉凡看著她,說道:“冇事,跟你們沒關係。”

“一會兒,我們馬上飛回國內,不再給你添麻煩。”

終於來到交流會現場。

整個現場都是東瀛國的醫護人員,還有一些上流社會的代表。

不斷對華夏醫療團隊指指點點、言語中帶著嘲諷。

葉凡聽到了,一言不發。

走向醫療團隊那邊。

此刻!

東瀛國的醫療團隊正得意洋洋。

突然山村一夫站起來了,伸手指著葉凡,說道:

“師父,那人就是葉凡。”

井邊一郎兩鬢斑白,拿在手中的茶杯停在半空,抬頭看去,眉頭微微一皺,道:

“這麼年輕?”

山村一夫說道:“師父,不可輕敵,此人在當時的華夏交流會上敗儘各國一流高手,中醫之術堪稱一流,而且他也是一位武者,我一直都有關注他,他殺了咱們東瀛國不少武者,而且還是拔刀術一脈的。”

井邊一郎頓時冒出怒火,說道:

“武者?可我並未感覺到他身上有武者的氣息。”

山村一夫說道:“他應該是修煉了某種隱藏氣息的秘法,華夏武道界的水極深,地大物博,各種奇異的功法、有隱藏氣息的秘法也不足為奇。”

井邊一郎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我不管他是什麼人,今日我就要敗儘華夏醫生,我要讓華夏人落荒而逃、讓東瀛國成為華夏醫學界的噩夢。”

抓起旁邊的銀針袋,走向華夏醫療團隊這邊,看著被眾人圍在中間的葉凡。

東瀛國的中醫們紛紛跟上去。

現在,井邊一郎就是他們這裡權威最高的人。

葉凡和眾人客氣一番。

大家看到葉凡的到來也是有些激動,特彆是中醫們。

“你就是華夏最強中醫葉凡?”

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傳來。

眾人紛紛轉頭看去。

以井邊一郎為首,眾多東瀛國醫生紛紛看過來,個個都是趾高氣昂,牛氣上天,一臉的高傲。

葉凡看過去,說道:

“你就是井邊一郎?”

“不錯,正是我!”井邊一郎說著蹩腳的華夏話,說道:

“你們華夏無人了嗎?派你這麼年輕的中醫過來,中醫之術,以資論輩、我一年內治療的病人都比你行醫以來治療的要多吧,就憑你也想贏我?”

葉凡笑了,說道:

“我們華夏是禮儀之邦,我看你年長,不想言語傷害你的,但冇想到你為老不尊,倚老賣老,倒是先攻擊我來了。”

“我問你,中醫以資論輩是哪個王八蛋定下的?不會是你吧?”

“我看你兩鬢斑白、脫髮嚴重、手心出汗、後背駝起,嚴重的長期腎虧、一把年紀了,不懂的節製,簡直就是**。”

“你身為醫生,我想你應該是個注重養生的人吧,可你為什麼這般腎虧呢?不會是整天被女人威逼利誘,要將你榨乾吧?”

葉凡這一番話說出來。

在場的人都驚呆了。

華夏醫療團隊一直都被指指點點、早就氣餒,冇有了強硬的反抗態度。

冇想到葉凡態度這般強硬、而且直接進行人身攻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