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層層把控,應該很嚴的。

特彆是口紅,直接塗在嘴巴上,隨時吃進肚子裡的東西,更是十分嚴苛。

經過一番分析。

葉凡終於知道了其中原因。

調查了國家標準,一下子恍然。

“積少成多,確實單個拿出來是符合標準的,但使用的時間長了,慢慢積累,就會造成一定的影響。”

來到診室。

“你們的護膚品有問題,這是哪裡來的?”

女孩們有些支支吾吾,不太願意說。

葉凡看了瓶裝的產地,正是金陵市,看向王晴,問道:

“西淩製藥是哪個公司?”

王晴也注意到了,說道:“這是西陵區劉家製藥工廠,這是劉家的產品。”

葉凡嘴角微微一揚。

這不就是及時雨嗎?

看向幾個女孩,他們似乎也知道這是劉家的,但為何不敢說出來。

“你們也知道?到底怎麼回事?”

香腸嘴女孩戴著口罩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能不能不問啊,你幫我們治好,我們給你錢就行了,咱們不談論其他問題,行嗎?”

葉凡看著他們。

他們在忌憚著什麼。

不願意談論這個問題。

“我就想不明白了,你們也知道問題所在,卻不敢說,難道是被人威脅?劉家威脅你們?”

被灼傷臉的女孩說道:

“求求你了,你彆問了行嗎?我們有我們的苦衷,你是醫生,我們給你錢,你幫我們治好就行了,不要多管閒事。”

葉凡當下就不高興了。

指著門口的方向,說道:

“門就在那兒,要是你們不願意說,馬上離開。”

“我瞭解你們的情況,那是為了更好的治療,以防以後複發,你們卻不願說,我還不願治了呢。”

“你以為我缺你們這點錢嗎?不說就走。”

這幾個女孩猶豫了好一會兒。

真的轉身離開了。

葉凡並未挽留。

這種毒素不僅僅是在表麵,經過長時間的滲透,早已進入體內的其他部位,甚至連血液都已經融入。

假以時日,是會死人的。

“葉凡,就讓她們走了?”王晴問道。

葉凡起身,走出診室,說道:

“她們不願意治,我也冇辦法,走,外麵不是還有病人嗎?”

來到外麵。

給街坊鄰居們看病。

還彆說,葉凡昨天一戰成名,很多人開一個多小時的車過來找他看病。

院子裡烏泱泱的已經來了不少人。

今天的診治價格恢複正常。

高雅溪也在旁邊救治,很認真的給每一個病人治病,時不時的看著葉凡,希望他有彆樣的針法出現。

隻是這些人的病情都冇有多重,葉凡也冇使出古針法。

時間很快過去。

黃昏將至,也快要下班了。

葉凡也看了一下病房內的人,檢查身體,及時調理。

準備下班時!

之前那個香腸嘴女孩又來了。

王晴有些意外,請她進來。

葉凡看了她一眼,說道:

“我們要下班了,你明天再來吧。”

撲通!

女孩直接跪下,兩淚縱橫,帶著哭泣,說道:

“葉醫生,求求你救救我吧。”

葉凡冇有一點同情,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,說道:

“你願意說了?”

女孩點頭,說道:“我說,我願意說。”

葉凡請她進去,來到診室,意示王晴關上門。

女孩看著葉凡,說道:“葉醫生,你能戰勝賀家的人,我的這種病,你能治好嗎?”

葉凡喝一口茶,說道:“隻要我出手,就冇有治不好的病,你的情況對於我來說,不是問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