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前輩,這人太強,如果我不出手,咱們道場會死更多人,讓我出手吧!”這是一位內勁武者。

他認為,世俗之人不管再強,在武者麵前也是螻蟻般的存在,隻要他出手,洪慶必死。

看著一個個人死去,川島靜子咬牙、點了點頭,道:

“速戰速決,彆拖拉!”

內勁武者手持武士刀、偽裝得像其他人一樣,持刀殺進去,不過他的刀鋒迸發出來的刀威絕對不是世俗之武士所能擁有的。

洪慶也感受到了,眼眸一凝、戰意高昂、雙拳擊飛身旁的普通武士,全力迎接內勁武者,不敢硬剛。

腳步詭變、留下殘影、身影矯健如燕,躲開一刀,誰知這一刀落空後橫掃過來。

速度太快,就在身旁,躲避不及,雙手橫在麵前,瘋狂的引動天地之力抵擋。

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。

他體內的某些東西似乎被觸動了,一股磅礴力量從丹田迸發出來。

砰!

武士刀橫掃,雙手擋住、刀刃砍入手臂、滲出鮮血、但並未見到白骨、體內爆發出來的那股力量使得他氣勢暴漲。

一個撩陰腳,踢中對方的下麵,就在對方失神之際,如同獵豹撲向羔羊,一蹦而起,一拳打在對方的腦門上。

儘管很硬,但依舊傳來噹的一聲,硬核的腦門直接被打凹下去一個拳頭,清晰的拳印洛下。

兩個眼珠幾乎都要掉下來。

“啊……”

這位武者近乎瘋狂、發出呐喊。手中的刀欲要再次回來。

不料洪慶抓住他腦袋,用力扭動。

喀嚓!

脖子給擰斷、直接摘下腦袋。

噗……

脖子瘋狂飆射大量的血液,足足有十幾米高,濺地洪慶一身,但他依舊如同惡魔般,嘴角咧開、露出笑容。

世俗之人慌了。

那位可是武者,居然被殺了。

武者在他們心中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,強於世俗之人數倍,不可戰勝的。

卻在這一刻被人擰下腦袋。

川島靜子看到這一幕,也是驚呆了。

這人的強大超出她的想象,憤怒說道:

“關門,此人必須死!”

看向身邊兩位武者,說道:

“殺了他!”

而在門外不遠處站立著的葉凡以及武建華等人看不到裡麵的情況了。

看了一眼手機,那是禿鷲發過來的資訊,他馬上回覆:

“殺無赦,我們就在門外。”

武建華說道:“看不到裡麵的情況了,而且有武者參與,會不會有危險?”

葉凡依靠在牆壁上,說道:

“關於這個道場,我昨天讓禿鷲查過了,雖然很艱難,但不至於被殺,為了保全之策。”

看向兩位兩位丹勁武者,說道:

“五分鐘後,你們兩人翻牆進去,記住,你們來自洪門,不要用真名。”

“是!”

通過圍牆,可以看到是不是有人騰飛起來,都是鮮血淋漓,發出慘叫。

葉凡等人在這兒觀看,閒聊著。

雲興朝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前輩,洪慶是武者?”

葉凡搖了搖頭。

他有些難以置信,說道:“可是剛剛被他擰掉腦袋的人是個武道內勁武者……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不是武者就不能殺武者?你們這種觀念要改變,洪慶經過我對他身體的洗禮、跟普通的世俗之人已經有極大的差彆,日後他超越你,不過是時間的問題。”

眾人大驚。

雲興朝可是罡勁中期武者,他花了上百年時間纔到這般境界,可謂是曆儘千辛萬苦、在葉凡眼中卻隨隨便便超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