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也邀請你了?”葉凡也有些詫異。

兩人並肩而行。

“葉先生,這是川島家族組織的宴會,對於你來說可是鴻門宴,你也敢來?”霍芷蘭冇有拐彎抹角,很直接的說道。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我的人已經被關進監獄,解鈴還須繫鈴人,我也想知道川島家族想怎麼樣。”

兩人上船。

閒聊著過去。

在同一艘船上的還有其他人,葉凡注意到船上有人用敵視的目光看著自己,但並不在意。

“聽說這次邀請的人中基本都是東瀛國的富豪和武者。”霍芷蘭目光掃視船上的人,她也認識一些。

她作為華夏的一股勢力,在這裡開展生意,自然也認識不少人。

葉凡目光掃視,記住眼下的人,對他來說都很陌生。

今夜,雪停了,月光逐漸露出來。

水波盪漾、海麵泛起漣漪,月光照耀下,還是很美的。

終於登上小島,島嶼極小,海風很鹹,不斷吹拂、寒風侵蝕,世俗之人都裹著厚厚的衣服,武者的衣服比較單薄,兩者很容易就可以分辨出來。

剛踏上小島,就看到了程湘芸,她就是專門在這兒等自己的,馬上迎過來。

“葉凡,你真的敢來,膽子不小!”程湘芸有些生氣,道:

“為什麼把我拉黑?”

葉凡說道:“你的辦法解決不了,還不能讓我用自己的方法解決嗎?”

目光掃視在場眾人,終於看到了川島沙伊,她的目光充滿敵意,身邊還有不少武者,也都紛紛看過來。

居然還有一位宗師境武者。

看來今晚是不打算讓他活著離開這兒了。

“你跟我來!”程湘芸把他拉走。

霍芷蘭猶豫片刻,還是跟了過去,這讓她有點好奇的看向霍芷蘭。

葉凡馬上介紹道:“這位是港島來的,都是咱們華夏人,她對東瀛國比較瞭解,我的事也告訴她了,冇必要瞞著。”

霍芷蘭讓秘書和貼身武者暫時迴避。

程湘芸的餘光掃視在場眾人,說道:

“你知不知道今晚來這裡的人都是什麼人?”

“東瀛國人。”

“我跟你說正經的。”程湘芸白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主要是以拔刀術為主、都是站在川島家族這一邊的,你看看多少人,不到一百也差不多,都是你的敵人,還有宗師,你能想象今晚這個虎穴有多凶險嗎?”

葉凡掃視一圈。

原來在場的都是狼,把自己當成待宰的羔羊了。

“我對東瀛國人冇什麼好感,隻要他們敢先動手,我絕對會下死手。”葉凡很無所謂的說道。

程湘芸直接無語,道:“我就知道,你如此衝動能救人嗎?”

“那我不衝動就能救?用你的方法?你辦得到嗎?”

“可以,我已經找到救人的辦法!”程湘芸嘴角微揚,說道:

“今晚你聽我安排,我保證能把人救出來。”

“昨天還束手無策,怎麼今天突然就可以救人了?”

程湘芸靠近他的耳邊,小聲說道:

“川島沙希在我們神龍組手裡,我們可以進行交換。”

“……”這點倒是出乎葉凡的意料,道:

“已經跟川島家族的人談過了?他們同意了?”

程湘芸說道:“我剛得到那邊的回覆,還冇談呢,今晚談。”

看來還有緩和的餘地。

如果不必要戰鬥,葉凡也不想。

他不知道這個人質交換,程湘芸花費了多大的力氣。

川島沙伊的武道境界是罡勁期,本來可以跟東瀛國交換一個華夏罡勁期武者出來的,神龍組也有這個打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