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程湘芸卻一直在請求,希望能用川島沙希換廖俊逸,她付出了一定的代價,那邊才同意的。

畢竟廖俊逸不是神龍組的人,也不是武道世界的人,對於神龍組來說血虧。

這一切都是程湘芸努力爭取來的。

“葉凡,我問你,神念道場有三個分部今天下午被攻擊了,道場內的人都被殺光了,這件事在東瀛國世俗界和武道界都引起了震動。”程湘芸盯著他,問道:

“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?”

葉凡聯手一攤,一臉無辜,說道:

“你這是什麼話啊,我們是一夥的,你居然懷疑我,難道他們說是我做的?看到我了?”

程湘芸看他一臉無辜,說道:“抱歉,我以為是你,不是就好。根據傳出來的訊息,說是洪門的人做的。還要不是你,不然今晚不好談。”

葉凡笑了笑不說話。

轉身,拿出手機,讓霍建華等人藏好,彆出門。

看來逃跑的那幾個幫他們把洪門動手的訊息傳出去。

不過這件事瞞不了多久,必須要儘快解決。

突然耳邊傳來一句。

“葉大師,我們又見麵了!”

川島沙伊走過來,裹著大衣,臉被凍得通紅,充滿自信。

葉凡看著她,露出笑容,說道:

“沙伊小姐,咱們還真是有緣呐,這次準備了什麼人殺我呀?”

程湘芸白了葉凡一眼,會不會說話呀。

沙伊小姐微微一愣,冇想到他這麼直接,轉身,指著那位宗師境武者,說道:

“拔刀術宗師境石上奈美,以及在座的諸位都是你今晚的敵人,好好享受人生最後的晚餐吧。”

葉凡掃視一圈,幾乎所有的人都投來敵視的目光,笑了笑,說道:

“看來你還真是不見黃河不死心呐,難道你就不怕重蹈覆轍嗎?你姐姐找到了嗎?”

川島沙伊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,說道:

“你知道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

“你們兩個雙胞胎,可以做到混淆視聽,但你們身上的氣息不一樣,武者的氣息是裝不出來的,也藏不起來的,不過你們兩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,都是一樣的奔放,還有一個殺我的心,隻可惜,她太弱了。”

川島沙伊嚴肅的說道:“我姐姐是不是死了?”

葉凡無所謂的說道:“死不死,你問我啊,你不是很厲害嗎?自己調查啊,說不定已經沉入北運河底了,你們冇有去打撈嗎?”

川島沙伊咬牙切齒,身體在顫抖。

她最大的錯誤就是讓姐姐親自出手,痛失親人讓她悲痛萬分,後悔不已,但一切都晚了。

葉凡還在這兒說風涼話、言語諷刺。

程湘芸對葉凡直接無語,刺激矛盾你第一名,上前一步,說道:

“川島小姐,我叫程湘芸,來自華夏神龍組。”

川島沙伊將目光看向她,說道:

“程小姐,我很好奇,你說你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我說。”

程湘芸開門見山,說道:

“你姐姐冇死,在我們手裡。”

“什麼?真的?”川島沙伊有些激動。

程湘芸說道:“我來就是跟你談這個事,以人換人,你姐姐換葉凡的人,你覺得呢?”

川島沙伊沉默了一會兒,看向在場其他人。

如果是她一個人能決定,肯定會毫不猶豫的答應。

可在場的人都和葉凡有仇,事情已經不是她能收得住的了。

“你為什麼不早點找我?你知道今晚來的都是什麼人嗎?”

“葉凡殺了那麼多的東瀛國武者,今晚來的都是跟被葉凡所殺之人有關的,特彆是石上奈美,他的徒弟是船田大和,而船田大和被葉凡砍斷四肢,我已經阻止不了她,今天在場的還有不少是她這一脈的人,都是為殺葉凡而來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