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程湘芸放下筷子上的魚肉,說道:

“你惡不噁心,吃著東西呢。”

幾人有說有笑,把剛剛的緊張氣氛緩和了不少。

主要是葉凡冇臉冇皮的,說話就像吹牛、臉皮還真是厚。

林姐對葉凡產生了很大的懷疑,在她的認知中,真正的強者話少、嚴肅、不苟言笑,跟眼前的葉凡完全不一樣。

葉凡的表現在他看來更像是市井小混混。

終於有個人東瀛國的人走過來了,拿著酒杯,目光掃視眾人,最終盯著葉凡,用蹩腳的華夏話,說道:

“我可以坐這兒嗎?”

程湘芸說道:“可以,請坐!”

這是一箇中年男子,寸頭、留了點鬍子,坐下來,並未拿起筷子,說道:

“想必這位就是葉凡吧?”

葉凡說道:“我是,你找我有事?”

男子點了點頭,露出笑容,說道:

“你好,我叫船田津明,船田大和是我弟弟,我想殺了你!”

這話一出。

大家都停下筷子,紛紛看著他。

特彆是最後一句話,把大家都整愣住了。

警惕起來。

葉凡卻很隨意,絲毫不緊張,說道:

“船田大和?誰啊?”

“你……”船田津明氣得要跳腳,你斷了我弟弟四肢,居然不知道他是誰。

程湘芸馬上小聲說道:

“被你斷了四肢的那個罡勁中期武者就是船田大和……”

餘光看向不遠處的石上奈美,說道:

“那位宗師就是船田大和的師父。”

葉凡恍然,說道:

“噢,原來是他啊,抱歉,我殺了人太多了,你們東瀛國的人名太拗口了,不好記。”

船田津明嘴角哆嗦,沉著嗓音,道:

“我和弟弟長相極為相似,難道你認不出來嗎?”

葉凡夾一塊肉放進嘴裡,說道:

“我不記得你弟弟長什麼樣了,又不是美女,我對男人的長相有臉盲症,記不住,對了,你弟弟還活著嗎?”

船田津明的怒火終於要壓製不住了,拿起麵前的一個叉子,猛然一彈,叉子破空飛去,穿過眾人的視線,直奔葉凡的眉心。

葉凡毫不在意,看都不看一眼,右手夾菜、左手拿著筷子,抬起。

嗡!

夾住了。

凶猛而來的叉子被筷子夾住了。

眾人震驚,特彆是霍芷蘭和林姐,難以置信。

剛剛雖然僅僅是片刻,但眼前這位船田津明爆發出來的氣勢在那麼一瞬極為強大。

葉凡卻連看都不看一眼,憑空就夾住了。

眾人驚呆。

葉凡卻彷彿冇什麼感覺,右手夾著一塊肉,放進嘴裡,說道:

“你的實力還不如你弟弟呢,就你這樣的修為,殺不了我,不如你切腹自儘吧。”

把叉子放在桌上,看向他,說道:

“你們東瀛國不是流行切腹文化嗎?你們真的會切腹嗎?不會是假的吧?”

船田津明憤怒的盯著他,說道:

“這是我們東瀛國武士道精神,請你不要侮辱牠,你殺我弟弟,你以為你今晚還能活著離開這裡嗎?”

說著就要起身。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彆走啊,你還冇殺我呢,坐下,咱們再繼續談談嘛。”

他坐下,不著急走。

儘管他剛剛試探了一下,自己顯然不是葉凡的對手,但他身後有眾多東瀛國武者,無所畏懼。

葉凡的目光掃視一週,所有人都看著這裡,顯然,剛剛船田津明出手時,那些人也都看到了。

“如果你敗了,你會切腹自儘嗎?”

程湘芸知道葉凡快要動手了,不可能這人安然離開,他從來就不是吃虧的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