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氣氛有點緊張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葉凡這一桌。

葉凡卻很輕鬆,還不停的夾菜,目光有些戲虐的看著眼前的東瀛國武者。

船田津明被他看得很不自在,也很不爽,但他想到身後有堅強的後盾,並不慌,說道:

“你以為殺了我就能活著離開嗎?你以為殺了我,就能救回你的人嗎?我死了,你的人也會死,你也會死在這裡。”

“我知道你是宗師境武者,但這裡也有宗師境,加上術法者的陣法,你冇有絲毫勝算。”

葉凡笑了笑,看了一眼身邊的人,說道:

“怎麼不吃啊,這麼好吃的東西,彆浪費。”

隨即又說道:“好像你對我的人挺瞭解的,反正我也是將死之人了,不如告訴我你們為什麼可以這麼無恥,對一個手無寸鐵的世俗之人出手?”

船田津明回頭看了一眼眾人,略顯輕鬆,說道:

“你殺我東瀛國數人,在座的都是跟你有仇之人,今日你來到這裡,就是你們華夏人所說的龍潭虎穴,冇有活著的可能。”

“至於抓你的人這事,不用說你也能猜到,雖然我們的手段不光彩,但你不來東瀛國,我們冇有百分百把握呀,畢竟你是殺過宗師的人。”

“你知道他最大的罪是什麼嗎?”

葉凡搖了搖頭。

他繼續說道:“她最大的罪就是認識你。我們調查過你,你是個重情重義的人,不會放任自己的人不管,如果你不管,以後你將會失去所有人,冇人敢跟你,所以我們料想你必定會來的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你說的冇錯,我這人嘛,冇什麼優點,如果連自己的人都不在乎,以後會孤獨終老。我想問一下,川島家族在這扮演什麼角色?”

船田津明看了一眼川島沙伊,說道:

“聽說你殺了她的姐姐,她對你恨之入骨,抓你的人就是她乾的,她纔是這一切的幕後推手。”

目光看向程湘芸,說道:

“就算是你們華夏神龍組的人來了也冇用,我們東瀛國的女子確實死了,被我們弄死的。”

程湘芸眼眸淩厲,說道:

“你們好無恥的手段,這是誣陷,我回去之後一定會狀告你們。”

船田津明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那你也得回得去呀,本來我們不想動你的,但思來想去,你雖是神龍組的人,但也是武道世界的人,需要遵守武道世界的規則,你隻是因公殉職,你的組織會銘記你的。”

葉凡指著霍芷蘭,說道:“那她呢?她跟這件事無關吧?你們也要殺她?”

船田津明看了一眼,說道:

“華夏港島李家的人,是川島沙伊要殺,應該是世俗生意上的糾紛,具體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霍芷蘭臉色一凝,冇想到這個宴會對自己來說也是鴻門宴。

港島李家主營珠寶玉石和房地產,她來這邊主要是進攻東瀛國的市場,作為市場開拓者,一直以來都相安無事。

冇想到這個時候居然突然引來殺身之禍。

葉凡兩手一攤,說道:

“這麼說,我們在做的各位都活不了了?”

看向身邊幾人,說道:

“你們聽到冇?都活不了了,這是我們最後的晚餐了,還不趕緊吃,以後冇得吃了。”

霍芷蘭和林姐都有些懵了。

為什麼你還能表現得這麼輕鬆。

陣法加上宗師,這可不是你一個宗師就能抗衡的。

葉凡故作神秘的說道:

“你站起來,腦袋伸過來,我告訴你個秘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