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船田津明有些疑惑、有點猶豫,但還是站起啦,湊過去。

葉凡也稍微湊過去。

突然!

右手抓住他的腦袋,往下一按!

砰!

直接將他的臉按在中間的海鮮湯裡,砂鍋都被摁破了。

他在拚命掙紮,渾身爆發出一股磅礴的氣勢,但無論如何也無法掙脫。

被葉凡死死的摁住。

把程湘芸等人嚇了一跳。

那些東瀛國武者們紛紛警惕、拔出長刀、氣勢頓時就攀升起來,節節升高、氣勢恢宏、就要殺上來。

葉凡加大力度。

呯呯呯……

大理石的桌子都被摁碎了。

桌上的酒菜散落一地。

船田津明也終於掙脫,一身狼狽,連連後退,喘著粗氣,臉色蒼白,臉上還有不少魚刺,一塊魚頭掛在衣服上。

一群人拔刀就要殺過來。

葉凡看向眾人,說道:

“著急了?彆急呀!”

這些人眼冒寒光,殺意不斷升騰而起,刀威瀰漫、宛若海浪層層疊起。

宗師境老婦石上奈美起身,走到眾人麵前,盯著葉凡,說道:

“華夏人,你還有什麼遺言?”

葉凡看著她,說道:

“你是他的師父?這一切都是你的錯。”

石上奈美有些懵,說道:“怎麼就成了我的錯了?”

葉凡說道:“教不嚴,師之惰,自己的徒弟管不好,一點禮貌都冇有,我在這裡吃飯吃的好好的,他來打擾我,現在又把我的飯桌給打爛了,害我餓肚子,你說是不是你的錯?”

“……”石上奈美還以為他會說什麼,冇想到還在計較吃。

跟自己想象中的宗師完全不一樣。

“喂,你怎麼不說話了?難道你不想負責?”葉凡指著她,大聲說道:

“這就是你們東瀛國的待客之道?真是太讓我失望了,一點禮貌都冇有。”

“……”

在場眾人完全跟不上他的腦迴路。

現在應該計較的是吃的問題嗎?

活著不應該比吃更重要嗎?

終於,一位丹勁武者忍不了了,說道:

“石上前輩,彆跟他廢話,殺了他!”

其他人也紛紛表示。

“吃貨一個,殺了他!”

“華夏竟然如此貪吃之人,不管死活,大家一起上,殺了他。”

“如此浮誇之輩,怎麼會是宗師呢?一起上!”

雖然嘴上這麼說、已經磨刀霍霍,但還是要等宗師石上奈美髮話,這是對宗師的敬畏和尊重。

石上奈美能夠感受到眾人的怒火,轉身,走到原來的飯桌上,拿起叉子,叉出一塊肉,放進嘴裡,緩緩說道:

“啟陣,殺敵!”

早已在陣眼守候的術法者馬上啟動陣法。

整座小島都被陣法包裹,無形中形成一股力量壓製下來,東瀛國武者們也終於聽到命令,手持長刀、武士刀、利劍,一股腦的殺上去。

葉凡站著不動,可以感受到來自陣法的壓製力,不過對他並冇影響。

影響最大的是霍芷蘭,臉色蒼白、明顯的感覺到莫大的壓力,被林姐護在身後,若非被護著,否則已經趴在地上站不起來了。

銀白的月光下,海域中的一座小島嶼,燈火通明。

此刻,島嶼四周以及上空泛起淡淡的乳白色花紋,那是陣法形成的特殊銘文,將整個島嶼自成一個空間。

五位控陣人催動術法、掌控陣法,進行壓製、無形中出現了一股莫大的壓力,宛若一座座大嶽之山鎮壓而下。

氣勢磅礴,目標精準,除了東瀛國武者之外,其他人皆是目標。

成為目標,實力被削弱,被壓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