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就是法武雙修的恐怖之處嗎?

無懼術法!

葉凡能夠感受到陣法在加強,不過對他來說是還不足以構成威脅。

噗……

身後傳來吐血的聲音。

回頭一看,是林姐。

拚儘全力護住霍芷蘭,自己卻出了問題,承受不住陣法的壓製,還要保護霍芷蘭。

“看來我不能跟你們玩了。”

葉凡很淡然,他可以在陣法中看看對方的實力、東瀛國術法者的陣法之威,摸索一下,或許對以後有用。

但林姐已經承受不住了。

看著還能戰鬥的敵人再次殺來。

他動了!

主動出擊。

身影如同鬼魅、在這月光之下留下一道道殘影、令人無法捕捉。

突然!

一道白光出現在人群中。

那是劍芒,無儘的殺芒。

一道化兩道、兩道化四道、四道化八道!

八道殺芒縱橫交錯、瞬間迸發。

鏘鏘鏘……

無數星火激射出來,格外顯眼,伴隨著一道道慘叫、漫天血花綻放在月光之下。

鮮紅的美!

月光彷彿被染成了血紅色。

一具具屍體橫飛、砸向四方、桌椅、房子都被砸出稀巴爛。

八道劍芒撕裂空氣、所向無敵、速度極快,穿過數人的肉身,殺向遠方、將整個房子的頂梁柱都切斷。

轟隆隆巨響。

閣樓開始坍塌。

其中一道劍芒殺向石上奈美,她依舊坐在桌子上,她的桌子完好無損。

她在觀看葉凡的戰鬥方式。

眉頭緊皺,麵色有些凝重,看到殺來的劍芒、拿起旁邊的長刀。

快速拔出、又插入!

拔刀術!

速度極快,恐怖的刀芒縱橫殺來。

鏘!

和那一道劍芒碰撞,激盪起大量的花火,在空中爆炸。

加劇了周圍建築的摧殘。

“快走!”

程湘芸抓住林姐和霍芷蘭兩人,快速跑出閣樓,不然會被埋在裡麵。

不過葉凡不逃。

石上奈美也不逃。

任由閣樓坍塌,兩人穩如泰山、沙塵飛揚、建築物埋下了除了大量的屍體。

閣樓是木製的,大量的木樁滾落,埋下很多屍體。

一些還未死的人,被巨大的木頭砸中,直接砸死,發出慘叫。

一時間!

整個島嶼空蕩蕩、優美的佈局也變得亂糟糟,所剩的人不多。

葉凡和程湘芸幾人、石上奈美、控陣人、川島沙伊以及她身邊的貼身武者保鏢。

“川島小姐,為何他能在曾經斬殺過宗師的陣法中如此自如,就算他是宗師,也應該受到影響纔是啊!”

貼身武者極為震驚。

川島沙伊麪色凝重,冇想到即使在這種級彆的陣法下,葉凡依舊可以輕鬆斬殺宗師以下的武者,說道:

“因為他不單單是武者,同時也是術法者,在華夏,人們把這種人稱之為你法武雙修的奇才。”

噗……

一位控陣人猛然吐血、麵色蒼白,快要支撐不住了,他的上方陣法出現了裂痕,快要支撐不住了。

“京子醬,來助我!”

一位女術法者快速衝過去,雙手快速結印,催動精神力、承接陣眼,修複陣法裂痕,嘴裡說道:

“這華夏人好強,居然僅憑一道劍芒就能讓陣法出現裂痕。”

剛剛的八道劍芒撕裂閣樓、摧毀其他地方,奔襲向陣法,瘋狂的擊殺,將這一處稍微薄弱的陣法撕裂出明顯的裂痕,更是傷到控陣人。

原先的控陣術法者脫離陣法、腦袋漲痛、難以置信的看著站在廢區中的葉凡,說道:

“京子醬,此人並非一般的宗師,他還會術法,剛剛的刀芒不僅僅是刀芒,蘊含精神力的攻擊,你要小心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