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哈哈哈!”石上奈美笑了,看著他,說道:

“你們華夏有一句話叫貪多嚼不爛、術業有專攻,你如此貪得無厭、隻怕是學藝不精吧。”

一手握刀鞘、一手握刀柄、渾身爆發出磅礴的氣勢、身邊的餐桌直接被碾壓破碎,餐具崩飛。

她終於要出手了。

葉凡手持陰陽尺,說道:

“你要是早點出手,或許其他人還有逃亡的機會,為什麼要等到現在纔出手呢!”

石上奈美冷漠的說道:

“強者都是壓軸出場的,他們死了便死了,不值一提,如果想活命,他們就該變得更強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我就喜歡你自以為自己很強,然後淡淡裝逼的樣子,因為這樣打起臉來更有意思。”

石上奈美冷哼一聲,握緊刀鞘和刀柄,大喝道:

“陣來!”

儘管失去了三位控陣人,但其他控陣術法者及時補位,聽到宗師發言,拚儘全力燃燒精魂,將所有的陣法之力凝聚。

陣法銘文居然泛出淡淡的金色光暈,彷彿是靈魂在跳動。

嗡!

拔刀!

一道耀眼璀璨的光芒從一閃而過的刀鋒瞬間迸發、速度之快、氣勢之強、殺意之厲、如同神鬼出冇。

恐怖至極。

隻是一瞬,刀便合上。

速度快到極點。

不是之前所見的拔刀術能夠比擬的,迸發出來的刀芒也是前所未有的強大。

周圍的空氣都被撕裂、腳下的廢墟靠近刀芒所掠旁邊,接化作粉末、不管是巨石還是木樁、無一例外。

這一刀引動的天地之力、似乎與天地共鳴、朝著葉凡奔襲而來。

葉凡第一次見到這麼快的刀。

眨眼間,那恐怖的刀芒已經來到眼前。

不過他並不慌,嘴角微微一揚,手中的陰陽尺迸發出極強的劍芒、劍意瀰漫、迎接過去。

鏘!

刀芒、劍芒劇烈碰撞。

迸發出恐怖的能量不斷朝著四周激盪而去,空氣出現了宛若海浪般層層疊蕩,地麵上的廢區炸裂,紛飛,傳來亂七八糟的聲響。

程湘芸抓住兩人,拖到陣法邊緣,遠離戰場中心。

定睛一看!

葉凡紋絲不動,石上奈美連退幾步,臉上滿是震驚的看著葉凡。

“你……”石上奈美難以置信的盯著他,他終於知道為什麼這人敢隻身一人來到這裡了。

因為有雄厚的資本,實力真的強。

對天地之力的理解遠在她之上。

“你是陸地神仙?”

陸地神仙即入道境,乃是宗師境的後麵一個境界。

宗師境是個分水嶺,開始接觸到天地之力、不再是隻能依賴自身力量,而是開始調動天地之力為己用。

入道境顧名思義,真正踏入修道的修士。

縱橫陸地無敵的存在,她曾見過一位陸地神仙,那已經是八十多年前,八十年來,東瀛國未曾有過再誕生過一位陸地神仙,足以證明陸地神仙的罕見。

葉凡嘴角微微一揚,手中陰陽尺迸發出的劍氣肆意縱橫、帶著一股碾壓之勢,淡淡說道:

“一個宗師境中期也敢在我麵前裝逼,你還太嫩了,就你這種人在我華夏分分鐘被碾成渣。”

石上奈美的臉色凝重到極點。

餘光掃視控陣人,想要殺此人,必須要陣法加持纔有一絲機會,隻可惜現在控陣人死傷過半,陣法的全部威力發揮不出來。

這一刻,她感覺到死亡的危機蔓延全身。

但她不能就此放棄。

左腳往前一步,雙手握刀、蓄力,周圍的磅礴之氣席捲起來,一頭銀白色的頭髮飄蕩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