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乾癟的皮膚不斷充盈、鼓動、逐漸變得充盈、彷彿一下子年輕了幾十歲。

銀白色的頭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黑色。

微微彎腰、眼眸淩厲、裙襬不斷晃動、那是勁氣的鼓動,不停吹拂。

站在遠方的川島沙伊滿臉震驚。

片刻煥發青春、這就是宗師的力量嗎?

旁邊的貼身武者急忙說道:

“川島小姐,我們最好馬上撤離,石上宗師要動真格了,再不走可能會被波及。”

川島沙伊想要見證宗師之戰,但她清楚這一戰會帶來可怕的後果,在武者的護送下離開。

葉凡的餘光看了一眼,並未阻攔。

留著她,可能還會有轉機。

川島家族在東瀛國的地位極高,可能還有用,畢竟她姐姐還在神龍組手裡。

鏘!

拔刀!

極致恐怖的一道刀芒瞬間迸發、周圍的一切都被席捲、刀芒足足有十米的高度、還在變大。

一股磅礴且可怕的力量奔襲、離開地麵、周圍的一切都化作粉末、紛飛在空中。

刀芒奔襲向葉凡,所過之地、留下三十多米深的鴻溝,刀意殘留、地麵崩裂、整個島嶼的建築物都受到印象。

還未離島的川島沙伊等人感受還是被刀威波及、三位貼身武者瘋狂抵擋、又一位外勁武者直接吐血而亡,身上出現三道血口,鋒利而清晰。

彷彿就是被長刀切割出來,那是刀氣切割。

另外兩位拚儘全力、依舊被劍氣擊飛,就在那一瞬間,兩人同時抱著川島沙伊縱身跳入大海中。

冰冷的海水濺起,三人瘋狂的朝著不遠處的船舶遊去。

速度要快!

“快,海水也受到影響了,再不快點就逃不掉了。”

三人在千鈞一髮之際,終於爬上船舶,急忙開船離去。

船隻剛走,海水如同沸騰般,不斷冒泡、如同沸騰般。

三人重重的出了一口氣。

心有餘悸!

看向島嶼的方向,可以看到陣法上的銘文在閃爍。

“這……這也太恐怖了吧。”

“這就是拔刀術真正的威力嗎?”

“拔刀術號稱咱們東瀛國三大道法之一,其威力自然不一般,強弱主要在於使用者,宗師境施展出來的拔刀術自然很恐怖。”

三人越來越遠,不敢再靠近。

依舊在島內的程湘芸等人還未感受到這恐怖的刀芒、她們在葉凡的身後,不過看到周圍的一切被這刀芒席捲、粉碎。

更是看到川島沙伊幾人的狼狽逃離,可以想象這一道刀芒的恐怖。

她的眼睛盯著葉凡。

葉凡魏然如山,並未移動,目光盯著殺來的強大刀芒。

“拔刀術我見過好多次,這是最強的一次,不愧是宗師境中期的武者,施展出來的拔刀術就是不一樣。”

看著腳下的地麵震動、彷彿發生了地震、一道三十多米深的鴻溝被刀芒犁開,周圍的一切都被粉碎。

刀威浩蕩、似要砍碎一切。

刀芒未到、威壓已經感受到了。

他必須擋住,不能讓身後的人接觸到這刀芒、否則她們必死!

手中陰陽尺迸發出極強的劍意,瞬間爆發,彷彿火山噴發,勢不可擋的大勢瞬間形成。

一道劍光沖天而起、穿過陣法。

陣法瞬間出現了密密麻麻如同蛛網般的裂痕,正在爆裂。

還在支撐著陣法的控陣人遭到反噬,一下子吐血,失去了對陣法的控製。

這並非葉凡的故意為之,而是破壞了陣法,他們的精神識海遭到反噬。

“一劍流星!”

揮動劍芒、一道細小的劍芒脫離而去、如同流星般細小、卻尖銳無比、頗有一種洞穿一切的洶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