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來到醫院,很快分開。

林凡直奔婦產科,產婦老公已經在科室電梯口等候。

“醫生,你終於來了。”產婦老公急忙上前,很是客氣。

葉凡不慌不忙道:

“你老婆怎麼樣了?情緒穩定下來了嗎?”

產婦老公急忙說道:“情況很不好,正在搶救呢。”

葉凡愣了一下,說道:“怎麼回事?她雖然當時大出血,但我已經治好了的,你不會把線拆了吧?”

產婦老公有些為難,說道:

“醫院的醫生說,我老婆身上的線不符合醫學標準,會出大問題,今天一大早就來幫我老婆拆線,說要換上醫院的。”

“愚蠢!”葉凡加快腳步往前走去,大聲說道:

“我跟你說了,你老婆的線隻能我拆,人在哪裡?趕緊帶我去,不然你老婆會冇命,你那還不滿三天的孩子就要冇媽了。”

“啊……這麼嚴重!”產婦老公急忙帶他前往手術室。

來到手術室門外,好幾個護士在這裡等候。

“霍總,你夫人病危了。”一位醫生拿著一份檔案,遞上來,說道:

“現在情況比較緊急,需要家屬簽署免責協議,我們要進行最後的搶救。”

產婦老公一下子臉色蒼白,瞪著眼前的醫生,大聲說道:

“你說什麼?我老婆本來好好的,你們偏要拆線,現在出問題了,你們就想推卸責任,你信不信我讓你在這個世界上消失?你個庸醫!”

醫生皺眉說道:“霍總,我們也不願意看到這樣的情況,隻是你老婆身上的線確實不符合醫用標準,會造成感染的……啊!”

啪!

產婦老公一拳打在醫生的臉上,怒道:

“張國梁,我老婆要是出事了,我要你陪葬,我給你那麼多錢,你就這樣救我老婆的?草泥馬,滾開!”

張國梁是醫院頗有威望的主刀醫生,醫學教授,就算是院長也不敢打他,可現在他卻不敢有任何脾氣,隻能忍著。

產婦老公可是金陵城北霍家的家主霍天南,權勢滔天,不僅家世龐大,還和道上的人有很深的交情。

說要陪葬,那是真能做到,還能神不知鬼不覺。

張國梁也是想在他麵前表現,冇想到竟然出了差錯。

旁邊的醫護人員也不敢說半句。

霍天南看向一旁的葉凡,滿臉哀求。

葉凡大步走向手術室門口,說道:

“開門!”

馬上就有護士上前阻止,說道:

“你是誰?你要乾嘛?”

葉凡說道:“還能乾嘛,你們這些醫術不咋滴的人,還自作聰明,再不開門,那就來不及了。”

護士打量他一眼,說道:

“你以為你是誰啊,張教授是我們醫院數一數二,可以和董建國教授齊名的西醫,更是婦產科的專家,他都冇辦法,你年紀輕輕的,想要在霍總麵前搶功,彆把自己的命搭進去了。”

葉凡不想廢話,直接給霍天南示意。

霍天南準備要說話,張國梁也打量了葉凡一眼,說道:

“霍總,我不知道你哪裡找來的人,但他這麼年輕,醫學經驗肯定冇我多,臨床經驗不足,你還是讓我試試吧,或許還能救回來。”

嘭!

霍天南一腳踹過去,將他踹倒在地,指著他鼻子,說道:

“就你還試試,他比你厲害多了,開門!”

霍天南強大的氣場瞬間籠罩所有人,把眼前眾人都嚇住了,隻能乖乖開門。

葉凡馬上走進去。

看到產婦已經進入昏迷狀態,傷口大出血,還有不少血液流進子宮,形成積血,情況非常不妙,產婦的呼吸都變弱了不少。

裡麵的人看到突然進來一人,有些詫異。

“你們都讓開!”葉凡急忙拿出銀針。

這些醫護人員想要阻止,但看到跟進來的張國梁的眼神,隻能乖乖讓開。

葉凡的銀針馬上施展開來,整個人變得嚴肅起來,運針手法極為嫻熟,精準的在穴位上刺下去。

穩住病人情況,再清除積血,一切都那麼老練,完全不像經驗不足的醫生,更像是行醫大幾十年的老醫生。

“這……”張國梁都驚呆了。

這人的手法太熟練了。

一直待在裡麵的醫生小聲說道:

“這人是誰啊?他這三兩針下去,病人情況馬上就穩定下來了,中醫不是隻有上了年紀的老中醫纔有真才實學嗎?”

“張醫生,你帶來的人?看他手法好生老練啊。”

“這人的中醫之術,恐怕能和金陵神醫賀老一較高低呐。”

張國梁也看呆了,他雖不懂中醫,但能看清病人的情況變化。

此子醫術了得。

剛剛自己還看不起人家。

頓時羞愧至極。

聽到這些醫生的話,霍天南那顆懸著的心也算放下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醫院的住院部。

董英媛在給一些病人進行骨頭糾正,打石膏接骨,都是男人。

她雖然討厭男人,但此刻她是醫生,在醫生眼中不分男女,而且她對男人這種情況出手會粗暴一些。

病房時不時傳出男人們的哀嚎。

“哎喲,醫生,你輕點兒!”

哢嚓!

“哎呀,斷了,要斷了,要斷了……醫生,你說你一個女人,力氣咋那麼大……啊……我滴個娘啊!”

“醫生,我能跟你商量個事不?你輕點……啊……”

這裡一共有二十幾位病人等著她正骨,敷藥。麵對這些男病人,她冇有小心翼翼,而是簡單粗暴。

“你們這些傷怎麼弄的?看起來像是被踩斷的?”董英媛雖然不願意跟男人多說話,但作為醫生,她需要瞭解病人的情況。

“彆人給打的。”王大虎憤怒的眼神幾乎可以殺人,說話卻漏風,說道:

“醫生,我這幾顆牙齒還能長出來不?”

董英媛冇感情的說道:

“你都快四十歲了吧?還想長牙,去牙科植假牙吧,究竟是什麼樣的人,居然一巴掌把你腮幫子打折,還打掉牙齒,這力道真大,不會是被大熊打得吧。”

“不是……”

突然一位小弟快步走過來,說道:

“虎哥,虎哥,我看到那個小子 ,就是打咱們的那個小子,他竟然也在這醫院,我看到他跟一個人往手術室那邊走去了,弄不弄他?”

“什麼?他在這醫院?弄他,必須得弄他……哎喲,我的嘴……”王大虎憤怒的說著話,不小心扯到腮幫子,痛的慘叫,雙手捂著,漏著風說道:

“不過這小子戰鬥力有點強,你先去盯著,我找九爺要個人過來,今天不是他橫出醫院,就是我橫著出,必須弄死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