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突然想起葉凡說過:黑虎麵對他,毫無勝算。

看來這句話不是吹牛。

“強的一塌糊塗!”

她隻能這般感慨。

目光始終停留在葉凡身上,看著巨劍消失、看著他收斂氣息,宛若一個世俗之人緩緩降落地麵。

“啊……”

霍芷蘭突然驚叫一聲。

將程湘芸拉回現實,看向地麵,腳下的大地在皸裂、整個小島在坍塌,即將被大海淹冇,頓時有些慌。

看了一眼海裡的船舶、戰鬥的巨浪已經將船舶推向遠方,還滲水了。

葉凡走過來,看著兩人驚慌、還有躺在地上的林姐,摸一下脖子,還活著,抱起來,說道:

“你們倆抓住我的手臂。”

兩人急忙抱緊。

葉凡跨出一步,縮地成寸、踩在盪漾的海麵上。

“啊……”

程湘芸冇好意思抱太緊、腳在往海裡陷。

葉凡無奈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不抱緊,你會掉下去。”

程湘芸急忙抱緊、身體都貼過來,身穿白色古裝、美若天仙、緊緊的趴在葉凡的手臂上。

葉凡能夠感覺得到她還是挺有料的,就是平時穿這衣服看不出來,儘管隔著衣服,還是能感覺到柔軟。

近距離的看了她一眼。

美!

儘管有些冷清、但依舊美極了。

她的美和楚明心不一樣,身上帶著一股宛若謫仙的氣質,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。

“你……你乾嘛看著我……”她臉頰緋紅、有些發燙,害羞極了。

內心小鹿亂撞。

葉凡都能感覺到她的心跳在加快。

腦海中響起老婆在某個夜裡跟她的私語:

當一個女孩子遇到喜歡的人時,臉紅髮燙,會心跳加速、有皮膚之親時,更加害羞,這是在兩人還冇發生關係之前的狀態。

這是老婆的經驗之談。

曾經的她就是這樣。

想到這裡,葉凡有些愕然,看著麵紅耳赤的程湘芸,內心道:不會吧?她……

……

來到岸邊。

程湘芸如同受驚的小白兔、急忙脫離,轉身背對葉凡。

霍芷蘭就顯得自然很多,對葉凡一番感謝,言語中充滿了敬意。

“葉前輩,林姐昏迷了,你是醫生,你看能不能……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你有車來嗎?去你住的地方,我給她施展。”

“有,這邊!”

兩人走過去。

程湘芸還在原地害羞、腦子不自覺的胡思亂想。

“喂,你走不走?”葉凡轉頭看了她一眼,道:

“估計這裡很快就會有武者過來。”

“啊……走……走,我有車!”程湘芸這纔回過神來。

兩輛車很快消失在月光中。

出現在葉凡和霍芷蘭第一次見麵的地方。

葉凡施針。

林姐主要是被陣法之力鎮壓、陷入昏迷、經脈膨脹、血液有點逆流,對他來說不算事。

霍芷蘭站在旁邊緊張觀看。

程湘芸則在外麵彙報情況。

將今晚的事如實彙報,還有些擔心會受到批評,冇想到那邊卻傳來笑聲。

“哈哈哈,看來我猜對了,青龍,怎麼樣?”那邊傳來傅河的聲音,他應該是跟青龍聊過葉凡的事,又說道:

“湘芸,你不會以為我要批評你們吧?我早就猜到葉凡不會這麼安分了,而且一個鴻門宴,必定是葉凡無數仇家出現,川島家族雖然強大,但終究是個世俗家族,怎麼可能左右強大的武者呢,我就猜到你的談判不會成功。”

程湘芸的臉色有些冷峻,冷聲說道:

“傅河,你什麼意思?你知道我不會成功,所以才答應我拿川島沙希置換廖俊逸嗎?你根本就不想換,對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