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傅河好像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,急忙說道:

“湘芸,你怎麼能這樣想呢,隻是事情的發展出乎你的預想,你以前管理江鎮、基本就是個甩手掌櫃,都是陸瑤幫你管,你對世俗和武者之間的關係還是不太懂。”

程湘芸沉默了一會兒。

對於神龍組來說,用一個丹勁期的武者換廖俊逸,確實虧,完全可以換回一個實力相當的神龍組武者。

但傅河還是給了她這次機會,是自己不懂得利用。

如果她阻止葉凡上島、改天再單獨約川島沙伊出來談,或許就能成功。

“葉凡接下來要闖奈武監獄。”

“很好!”

“很好?”程湘芸驚愕,道:“你又猜到了?”

“青龍猜到了,你跟他一起去吧,他可是你引薦進來的人,你可要對人家負責。”

“可我的身份……”

“沒關係,你幫他一下,有機會,多救幾個人出來,若是可以,把李斷水前輩救出來。”

一個小島沉海、一場武者間的戰鬥,一代宗師的滅亡,終於在東瀛國引起轟動。

東瀛國本來就小,現在是網絡時代,資訊的傳播速度極快。

不管是武道世界還是世俗世界,所有人都震驚了。

除了川島家族的幾個人生還,其他人全部死絕,引來很多的眾說紛紜。

“米粒島沉入海底了?”

“宗師大戰?石上奈美宗師死了?”

“什麼人乾的?居然敢對拔刀術一脈動手?”

“不知道啊,好像島上的人都死光了,無一生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給我查,究竟是何人敢殺我拔刀術宗師。”

無數人都在議論,特彆是拔刀術一脈憤怒不已。

此刻的川島家族。

川島沙伊回到家族後,久久不能緩過神來,內心還是充斥著恐懼。

葉凡的強大遠遠超出她的想象,連石上奈美都死了。

她坐在彆墅的書房內。

咿呀!

門被推開,走進來四個人,其中三位是武者,都帶著一腔怒火。

她急忙站起來,客氣的喊人,還鞠躬。

“沙伊,這到底怎麼回事?為什麼會失敗?”一位中年男子發話。

他是川島家族的家主川島真木。

關於女兒的計劃,他是知道的,派出了陣法大師、武道宗師、兩者聯手,按理說,應該可以誅殺葉凡。

但石上奈美的死已經傳遍整個東瀛國。

和川島家族密切相關的拔刀術一脈很是震怒,在這裡的三位武者便是拔刀術一脈的人。

川島沙伊戰戰兢兢、將島上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說出來。

四人聽後,充滿震驚,不敢相信。

“沙伊小姐,你是說葉凡是法武雙修?”一位武者問道。

川島沙伊點了點頭,道:“關於這點,石上奈美宗師也確認了,而且她懷疑葉凡已經超越宗師境。”

“什麼?你冇聽說吧?”武者不可能相信一個華夏年輕人超越了宗師境。

絕無可能!

川島沙伊說道:“懷疑,並不是很肯定。前輩,我冇想到葉凡這麼強,一個可以壓製宗師的強大陣法、配合一位宗師境強者,依舊不是葉凡的對手,會不會是因為他自身法武雙修的緣故?”

三位武者沉默了片刻。

突然冒出這麼一個人來,讓他們有些措手不及。

一位武者開口,說道:

“我聽真木君說,是你們設局抓了一個華夏人,才把這個葉凡引過來的?到底怎麼回事?”

川島沙伊又把事情的原委告知。

武者表示可以理解。

同時也更加痛恨葉凡,在華夏殺了那麼多東瀛國武者,確實該殺,但這次的計劃失敗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