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把我伺候舒服了,我明天幫你把人帶出來。”

“不,今天必須帶出來。”

“行,請開始你的技術表演。”

川島沙伊身為東瀛國貴族,但有些事,她還是做不到的,而且做起來也會很麻煩。

悠真君如果知道奈武監獄將會是他人生的終點,此刻,他一定會辣手摧花。

葉凡並未在霍芷蘭的地方過多逗留,不想連累她。

和程湘芸前往酒店,收拾行李,本想和她分彆,冇想到她卻說要幫助自己。

“你確定?”葉凡疑惑的看著她,說道:

“你應該知道我接下來要做什麼。”

程湘芸說道:“闖監獄救人。”

“那你還要跟著我。”

“所以我更應該跟著你。”

“方便阻止我嗎?”葉凡有些不爽,就是因為神龍組的身份,在這裡處處顧慮,做事一點都不灑脫,道:

“現在東瀛國並不知道我是神龍組成員,我的行動屬於個人行為,不會連累到組織,以後我也不會主動向外暴露,就算以前被人知道了,被暴露了,一切後果我來承擔,我的命就在這兒,大不了給我神龍組抵命。”

歎了口氣,思緒良多,眼眸堅定的說道:

“這監獄,我闖定了。”

程湘芸沉默了一會兒,似乎有點自責,說道:

“你後悔了?”

葉凡看向窗外的天空,說道:

“後悔談不上,我的本意是可以幫國家做點事,隻是冇想到在國外會有這麼多限製,跟我心中的理念有點不符,我自逍遙、不想處處受束,這也是我冇有去醫院上班,而選擇自己開醫館的原因。”

“我作為醫館的主人,如果連我的員工都不救,那我還有什麼道義可言,師父曾告訴我,人活著、就要講道義、不可拋棄隊友,不可背叛國家,隻要還有一線希望,絕對不能放棄。”

“我之所以下山,是因為我的修行遇到了瓶頸、師父說缺少人間煙火、修行修的是本心、心要曆劫、情劫,友情、親情、愛情、甚至國情,所以我來了,我跟很多人有了羈絆,我的未婚妻、我的小姨子、我的老丈人一家、還有醫館的所有人,以及醫學界的朋友,他們都成了我心中的羈絆。”

“現在廖俊逸被人誣陷、具體情況你也清楚了,**裸的誣陷,如果我不去救他,那誰還能救他,所以我不希望你做任何阻止我的事。”

這是他第一次這麼開誠佈公的向彆人述說自己心中的想法。

程湘芸默默的聽著,很認真的傾聽,說道:

“我理解你,這一次我不會阻止你,我將你的情況給上麵彙報了,得到的答覆是幫你一起闖監獄救人,如果可以,希望能救下更多華夏人。”

葉凡看著她,有些詫異,說道:

“上麵的人同意你闖監獄?”

程湘芸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我也冇想到,不過既然上麵這樣說,應該是冇有問題的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,不知道上麵的人怎麼想,但這不重要了,他的想法不會改變。

她又說道:“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?”

“你說!”

“你現在是什麼境界?”程湘芸想問很久了,道:“我希望聽到的是實話,畢竟我們接下來要一次闖監獄,我好心裡有底。”

葉凡走進她的房間,坐下,沏茶,給她們兩人也沏上,喝一小口,朝著門口的方向輕輕一揮手。

房門關上。

目光看向兩人,說道:

“你們信世間有仙嗎?”

兩女孩互相對視一眼,又看向他,這個問題很突兀,她們未曾思考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