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瑤說道:“昨晚我打聽到訊息,葉前輩,你是不是毀了幾個神念道場?然後嫁禍給洪門,這件事已經被識破了,在東瀛國的洪門已經蠢蠢欲動,在找你的身影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這都不是事,神念道場被川島家族管轄,同時背靠山口組,我就是要讓他們知道我不是好惹的,至少在談判的時候,我不是可以隨意拿捏的。”

“對了,我有幾個人在東瀛國,可以配合你的行動安排,不過他們不能做接應,需要跟我一起殺進去。”

“好,那我們計劃一下,我再向上麵申請一些人過來,請求他們提供一些支援。”

三人在房間秘密計劃。

這一次,不僅要營救廖俊逸,更要救出更多的華夏武者。

此刻!

晴明工會。

這裡聚集了幾十位武者,來自各個道場的負責人,還有三口組的人親自下來,還有洪門的人在這裡。

一個大熒幕,洪慶、禿鷲等人的照片出現在畫麵上。

川島靜子指著這些人,說道:

“就是他們冒充洪門假借踢館之名,對我們道場進行屠殺,一個下午的時間,屠儘三個道場,各位,你們的道場可能會是下一個目標,要小心這些人,他們都是來自華夏,追隨在葉凡身邊的人。”

一位洪門負責人也開口說道:

“這個我可以證明,我們洪門重返華夏的行動進行得浩浩蕩蕩,葉凡是我們重返華夏的一大障礙,對於他身邊的人,我們也很瞭解,這兩人認識,這叫洪慶,世俗強者,這叫禿鷲,武者,至於其他幾個倒是不認識,不過他們既然是一起出現的,那就是一夥的。”

“葉凡嫁禍我洪門,這件事我洪門必須追究到底,所以我們願意配合你們的行動,誅殺葉凡,不過這個葉凡不簡單,關於昨晚米粒島的事,想必你們也都聽說了,如果我猜的冇錯,應該就是葉凡做的。”

川島靜子說道:“就是葉凡做的,我家族的川島沙伊當時就在島上,本來是設局殺葉凡的,卻不料葉凡不但不死,還反殺了島上所有人,隻有川島沙伊幾人逃出。”

一時間!

在場的人都議論紛紛起來。

“什麼?是葉凡做的?他這麼強嗎?”

“雖然我不在現場,但我聽說當時有強大的陣法加持,還有石上奈美前輩在島上,居然殺不來他,那我們能做到嗎?”

“這件事已經引起了山口組、北海神宮、居合神社注意了,相信他們不久之後定會有所行動,如果有需要,我們可以進行幫助,但打主攻絕對是炮灰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關於對付葉凡的計劃大家談論的如火如荼,都想要置他於死地。

晴明工會屬於三大道場的上層工會,主要解決的是三者間的問題,如今遇到共同的難題。

就在這時!

一位罡勁巔峰武者走進來。

在場的人都安靜下來,態度也變得恭敬、紛紛站起來。

“壁村涼介君,他怎麼來了?”

大家都有疑惑。

此人是山口組的一位高層、權威極高,淩駕於在場的所有人。

一般情況下不會出現在這裡,突然出現,肯定是有事要發生。

壁村涼介目光掃視在場諸人,最終將目光看向熒幕上的照片,說道:

“看來不用我過多介紹了,你們已經知道這幾個人的存在,你來說說,你們討論到哪一步了?”

川島靜子急忙說道:

“前輩,我們正在計劃如何斬殺葉凡以及他身邊的同夥,為咱們死去的東瀛國武者報仇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