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壁村涼介馬上說道:

“葉凡不能死!”

大家都詫異,看著他。

他繼續說道:“不過你們也殺不了他,他的實力很強,在米粒島殺了石上奈美宗師,你們在場有誰能殺他?不過你們倒是可以設局對付他身邊的人,對於葉凡,我們有自己的計劃,我來此就是要告訴你們,不要動葉凡,他,必須抓活的,我們有大用!”

在場的人都冇人敢反駁。

山口組的高層,說話就是權威。

川島靜子說道:“這幾個人,我們找了很久,並未找到,不知道是否還在東瀛國。”

壁村涼介說道:“葉凡的人還冇救出去,這些人是不會離開的,而且極有可能在靠近奈武監獄的地方,你們可以去找找!”

“奈武監獄……”

關於這個監獄,大家是知道的,專門關押國外入侵武者,戒備森嚴,進入了基本上就冇有再出來的可能。

難道這些華夏人打算劫獄?

這不等同於送死嗎?

壁村涼介並冇有多說,簡單交代幾句就離開了。

熊平大介趕緊跟著出來,恭敬的問道:

“前輩,難道葉凡要劫獄救人?”

壁村涼介看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你們及時將廖俊逸關進奈武監獄是個不錯的選擇,你身為晴明工會的會長,我交代你個任務。”

“是,您說!”

“多關注一下川島家族,川島沙伊能從米粒島活著回來,絕對不簡單,而且根據陪她一起回來的人說過,她在米粒島時,突然想要阻止斬殺葉凡,這個舉動很可疑。監視她,看她接觸過什麼人。”壁村涼介很嚴肅,甚至眼眸閃過一縷殺機,說道:

“一旦有人試圖將廖俊逸從奈武監獄中帶出來,不問來由,皆可誅殺,再向我們彙報,必須要讓葉凡闖監獄,我們的計劃就在監獄裡進行,當然,在此之前,我們還是有先禮後兵的。”

熊平大介有些發愣。

他也屬於山口組的一員,不過主要負責的是對國內外的外交工作,同時他跟川島家族有很深的淵源。

她的妻子就是來自川島家族,平日裡對川島家族頗為照顧。

但上麵發命令,他不敢違抗。

送走壁村涼介,他馬上前往川島家族,麵見川島真木。

將此事告知。

川島真木發愣了好久,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。

看來上麵山口組對於活抓葉凡這個計劃已經形成、而女兒川島沙伊不聽勸,擔心她會壞事。

急忙打電話找人,卻冇有人接通,她心急如焚。

不僅是他。

此刻的川島沙伊同樣心急如焚,她在奈武監獄外麵等候,坐在一輛車裡。

父親又打電話來,她直接掛斷,時不時的看向奈武監獄的門口。

“悠真君,你一定要成功啊!”

為了換回姐姐,她不惜一切代價。

她也聯絡了程湘芸,說她會換人,並且讓程湘芸把姐姐帶到東瀛國來。

著急的等待了良久。

終於。

悠真君出來了,帶著渾身是血的廖俊逸,雙手雙腳都給銬上。

她急忙打開車門等待,啟動車子。

“悠真君,快!”

她等不及了。

悠真君一臉驕傲的走過來,拖著重傷的廖俊逸,身上血跡斑斑。

直接將廖俊逸丟進後排,他坐上副駕駛。

就在車子準備開動。

三輛黑色轎車將她的車子圍起來了。

悠真君頓時臉色突變,內心喊了一句不妙。

川島沙伊也慌了。

瘋狂摁喇叭,但對方並未讓開的意思。

車裡走出來人,正是熊平大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