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十幾個人從車裡出來。

“好大的膽子,給我扣下。”熊平大介看清兩人,直接無語。

還真是川島沙伊。

就在悠真君還在懵逼的時候,他直接下令斬殺。

自己則親自抓住川島沙伊,若不是念在有親戚關係,他會毫不猶豫的將她也殺了。

悠真君傳來慘叫,冇多久平息了,人也死了。

廖俊逸被帶回監獄。

川島沙伊被帶走。

熊平大介走進監獄裡,必須要嚴加看管廖俊逸,將上麵的意思告知監獄的強者。

而此刻的葉凡和程湘芸、陸瑤三人一直都在等待。

他們接到川島沙伊的訊息,答應進行人質交換。

可過去了那麼久,還是冇有迴應。

“要不你打個電話問問?”葉凡忍不住催了一下。

程湘芸看了一眼時間,說道:

“按理說應該安全了,我問問!”

電話撥打過去,很快接通。

“川島小姐,事情還順利嗎?”

那邊卻傳來雄渾的聲音,道:

“不順利!”

程湘芸一下子怔住了,臉色變得嚴肅起來,道:

“熊平大介?你怎麼……”

“程小姐,不用疑惑,你們想要交換人質,這件事不會再發生,川島沙伊已經被我們控製起來,你們還是另想他法吧。”

掛了電話。

她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川島沙伊的計劃失敗,被抓了。”

葉凡無奈的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我還以為留著她會有點用,剛看到希望,這就被滅了,看來還是要劫獄,上麵給你回覆了冇?”

三人已經不在酒店,轉移到一片竹林的木屋內。

外麵依舊是雨夾雪、樹林很茂盛、白雪落在上麵,很美。

三人麵前是火爐,烤著火,等待訊息。

程湘芸說道:“上麵表示會派人過來協助,而且青龍會來,他可是三條龍之一,我們的把握會更大。”

“那就按原計劃進行吧!”葉凡看了一眼外麵的風雪,說道:

“你們餓不餓?弄點燒烤火鍋吃?”

次日!

葉凡前往某處山頭和雲興朝等人彙合了一下,瞭解到關於奈武監獄的一些情況。

他們在東瀛國並不閒著,調查關於奈武監獄的資訊,儘可能的獲取一切資料,越多越好。

“這個監獄屬於山口組直接管轄,特彆是內部的管理權,那裡麵關押的都是武道強者,來自全世界各國的牛人,外部倒是比較輕鬆混入。”

“我們錯過了一次絕佳的機會,那就是等待川島沙伊的那一次,她已經把人帶出監獄,準備離開,被突然攔截下來的,這樣一來,估計對於他的監護恐怕更加嚴苛,根據我們的推測,廖俊逸應該是被關在外部牢房,但經曆這事之後,我擔心他可能會被關進內部牢房。”

“而且這件事發生之後,這幾天有很多新來的武者進入監獄,就冇再出來,估計要對這個監獄加大看護,不好進去。”

“葉前輩,我擔心繼續等下去會迎來更多的武者,難度會越來越大,咱們什麼時候動手啊?”

葉凡聽著他們的述說,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你們覺得宗師會關在什麼層次?”

霍建華說道:“那必須是最裡麵。”

葉凡說道:“我們這次劫獄得到了神龍組的支援,同時也有一個要求,那就是儘可能多的救出華夏武者,其中有一位神龍組宗師叫李斷水,也是我們的目標。”

“神龍組要參與這次的劫獄?”雲興朝等人都有些詫異。

要知道神龍組代表的可是官方,參與這件事會影響到兩國外交,雖說武道無國界,但武者還是有國籍的,互相尊重領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