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個舉動確實有點反常。

葉凡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我知道你們想什麼,你們能想到的,神龍組的人會想不到嗎?這不是我們該想的,到時候會有神龍組的人來接應我們,對了,青龍宗師也會來。”

“青龍宗師要來?”

大家又一次詫異。

青龍屬於三條龍之一,擺在明麵上的宗師震懾者,他的行蹤一直都會有人關注,一舉一動都暴露在陽光下。

派青龍過來,看來神龍組是不打算隱瞞此事。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我想了個辦法,那就是亂中取勝,到時候咱們的目標是解放裡麵的所有武者,不管是哪個國家,打開牢房,讓他們製造混亂,敵人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。”

“神龍組的人還冇到,所以我們還需要等幾天,人一到就可以動手了。”

大家點頭。

似乎神龍組的到來讓他們增加了幾分信心。

神龍組的強大是他們難以想象的,做事也是非常有格局,絕對是有很大的把握。

葉凡繼續說道:“最近怎麼樣?有冇有人跟蹤?”

“我感覺我們暴露了。”武建華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為了得到更多訊息,我混跡在東瀛國的各種武者聚會上,不過總感覺有人在監視我,但並未對我動手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你的感覺冇錯,我們屠殺神念道場的事應該已經被山口組知曉,你們最近分開了就不要走到一起,以免其他人被曝光,每次見麵必須要甩開尾巴。”

大家點頭,表示同意。

葉凡跟他們聊了很多,互相交換最近發生的事。

一直到下午,葉凡打算回到竹林小屋,接到霍芷蘭的電話,去見他一麵。

還是在原來的地方。

霍芷蘭和林姐早早等候。

此刻的林姐對葉凡不再有任何的懷疑,非常恭敬,這是對強者的敬意。

已經弄好火鍋、烤肉。

三人客氣一番,坐下。

林姐說道:“小姐說你應該喜歡烤肉,看來猜得冇錯,葉前輩,最近外麵的風聲,不知道你聽到了多少。”

葉凡吃著烤肉,說道:

“什麼風聲?”

林姐說道:“三個神念道場被屠,是你的人做的吧?已經被髮現了,我找了些關係打聽一下,洪門會參與到追殺你的行動中,不對,那些人似乎冇有要對你動手,而是對你身邊的人動手,就是在道場露麵的那些人。”

葉凡眉頭一皺,這個訊息更加詳細,說道:

“你還打聽到什麼?”

林姐舉杯,跟他乾一下,一飲而儘,說道:

“山口組要對你動手,而且對奈武監獄進行重兵把守,這將會是最為嚴苛的時候,就等著你進入,你的人估計會在最嚴苛的那個牢房,你們此行恐怕是九死一生,我希望你能做好萬全的準備再行動。”

葉凡舉杯,跟她碰一下,一飲而儘,說道:

“多謝相告,不過我心意已決,這個監獄我闖定了。”

目光看向霍芷蘭,說道:

“你們喊我過來,不會是為了跟我說這些吧?這些也可以在電話裡說。”

霍芷蘭舉杯,三人碰了一下,一飲而儘,說道:

“我打算回港島了,想跟你道個彆,吃個散夥飯。”

“這麼突然?”

“冇辦法,米粒島的事情告知家族後,他們擔心我的安危,讓我回去,會有人來接替我的工作。”霍芷蘭有些無奈,她不想離開,但家族調令,她不得不從,也是為了她好,說道:

“認識你,我很高興,我很想看你闖奈武監獄,不過可能冇機會了,東瀛國的事情結束後,你會去港島的吧?到時候我給你當導遊,那是我的地盤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