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就算是我們三家看似平分秋色,但這些年來,劉家也是隱隱超過我霍家和林家,因為最近的劉家和楊家走得比較近,楊家幫助不少,還往其他市縣拓展,發展的很不錯。”

“若是以前,我霍家完全不懼劉家,但如今的劉家有楊家撐腰,硬氣了很多,以前見到我都得低頭哈腰,不過有一點你可以放心,若是在我的地盤上,他還是得給我盤著。”

葉凡點了點頭。

這麼具體的情況自己還真不瞭解。

本來就冇怎麼觸及到這幾個家族的事,他也不咋關注。

霍天南繼續說道:

“葉醫生,我聯絡到了你未婚妻那邊的情況,目前跟她一起進去的不少人已經出來了,她也準備可以出來,不過估計這次楚家的產業真的要滅了,還要揹負不少債務。”

“楚明心這些年崛起得太快,得罪太多人,終究還是玩不過那些老油條,不過以她的經商天賦,隻要重新振作起來,應該還是有迴旋的餘地,就怕她一蹶不振。”

葉凡表示感謝,雖然她不清楚狀況,但他相信楚明心能以一己之力帶領楚家崛起,麵對眼前的這點困難還是可以應對的。

隻要人出來了,就有東山再起的機會。

若是老婆有需要,他也可以鼎力相助。

不過高傲的老婆,不知道她會不會接受自己的幫助,畢竟兩人關係還有點特殊性。

“你老婆這幾天隨時可以出院,不過不要吃辛辣的東西,另外,你們想要二胎,按我給你們的藥方吃藥。”

羅芳華很感激的說道:“謝謝,老公,我想回去看看孩子。”

“好!”

葉凡從醫館離開了。

並未回家,而是聯絡了餘嘉芸。

她果然出來了。

兩人見麵的第一時間,便聊了目前楚家的情況以及楚明心。

“表姐把所有的責任幫我們扛下來,讓我們出來挽救企業,她估計要揹負更多的債務,還成為被強製執行人、失信人,限製高消費、飛機、高鐵等一係列的便利。”

“這次表姐揹負太多,我隻想把背後之人找出來,葉凡,你這邊進展如何?”

餘嘉芸很憤怒,緊握拳頭,咬牙切齒,麵紅耳赤,想要殺人的模樣。

表姐辛苦奮鬥纔有如今的資產,把整個楚家推上社會高層,冇想到一夜之間化為負數,簡直令人難以接受。

葉凡喝一口小酒,說道:

“看來我老婆良心大大滴有。昨晚劉家劉誌輝來找過我,這件事應該可以確定和劉家有關。”

砰!

餘嘉芸的粉拳狠狠的捶在酒桌上,憤怒說道:

“果然是劉家,一直以來對楚家耿耿於懷,表麵裝出歡迎百家爭鳴,良性競爭,暗地裡使手段,簡直太陰險了。”

“葉凡,你負責找出風水師,商界的事,你也冇什麼背景,表姐說了,儘量不要牽連你太多,其他事你就彆插手,我們來就行。”

葉凡看著她憤怒的模樣,說道:

“你能行?”

餘嘉芸盯著他,道:“你在懷疑我嗎?雖然我能力冇有表姐強,但也不差。我還是有些人脈的,就算是死,我也要拉上劉家墊背。”

葉凡說道:“楚家的產品質量真的冇有問題嗎?”

“必須冇有啊,表姐在這一塊把控極嚴,絕對不能出現問題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你彆忘了,我可是鬼手天醫,若產品真的冇問題,我可以進行佐證,還楚家產品一個清白,畢竟揹負這麼多條人命,那可不是好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