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夾了一塊烤肉,吃起來,說道:

“行,那咱們就港島見,什麼時候走?”

“明天!”

“來,走一個,就當給你送行了,明天我就不去了,身不由己。”

“理解,來!”

三人乾了一杯。

三人喝了不少,葉凡海量,她們兩人都有點醉醺醺。

告彆的話太傷感。

散場後已經是深夜。

葉凡離開了,消失在冰冷的月光中。

霍芷蘭看著他遠去的背影,彷彿清醒了不少,說道:

“葉凡,你不可以死,知道冇?”

聲音不大,冇有迴應,她就站在屋簷下看著遠方。

林姐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,說道:

“小姐,她有未婚妻了……”

“林姐,你說什麼呢。”

“林姐是過來人,你的眼睛騙不了人,他是斬殺宗師的強大存在,以後跟咱們註定不是一個層次的人,冇有結果,不如就將萌芽扼殺,世上最傷人的情感是愛情!”

“林姐,看來你曾被某個人傷過啊,而且還傷得很深呐。”

東瀛國,本州島,橫濱港。

一艘貨輪靠岸,船員們訓練有素的進行卸貨、過海關、將一切安排好。

他們打算在附近找個酒店休息。

夜色漸深、白雪飄零、東瀛國的夜晚很安靜,行人極少,偶爾會看到一兩個裹著大衣,車輛也不多。

酒店內,一道道身影從窗戶跳出,四處分散。

一個小時後。

他們來到一處荒廢的海邊集合。

領頭的是一位四五十歲模樣的男子,目光掃視在場的所有人,足足有三十六人,說道:

“各位,這次行動雖然是被上麵應允的,但為了計劃的秘密執行,我們前期需要隱藏身份,以船員的身份來到東瀛國。”

“奈武監獄號稱是東瀛國的死監,進去的人就冇有一個活著出來過,而我們這次就要闖一闖這個傳說中的監獄。”

“根據可靠訊息,這個監獄至少有三位宗師鎮守,還有一位入道境的陸地神仙,最近奈武監獄更是加重看管,應該是最難闖的時刻,大家都選擇要來了,那就說明做好犧牲的準備。”

“你們有什麼問題,現在問。”

一位武者上前一步,開口問道:

“青龍前輩,我不明白,為何我們要選擇奈武監獄最難闖的時候來呢?”

這批人正是前來支援的神龍組武者,青龍帶隊,來的都是有親戚被關押在奈武監獄,他們寧願赴死,也要救出自己的親人。

他們義無反顧,自願前來,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。

青龍看著他,修為雖然不高,但年紀尚小,未來有機會成為強者,說道:

“你怕死在裡麵?”

“我不怕死,怕死我就不來了,我隻是不明白為什麼不選擇其他時間段來,而是選擇最難的時候來,這不符合邏輯。”

青龍目光掃視其他人,說道:

“你們也是這種想法?行,我告訴你們,因為我們選擇這個時候來,成功的機率是最大的,你們都知道李斷水前輩吧?”

“李斷水宗師、宗師境巔峰、一隻腳邁進入道境的強者,他敗了,我,宗師境初期,我帶你們來,你覺得我們能成功?彆妄想了,這簡直是天方夜譚,我剛剛也說了,這個監獄有一位入道境強者,碾壓宗師的存在,我們闖進去就是炮灰。”

“可我為什麼說現在是成功機率最大呢,因為我們有一位實力強橫的人開路,他的名字你們可能不太熟悉,但我相信應該有人聽過,他就是葉凡,一名在世俗界行走的醫生,前不久在北運河斬殺陳家宗師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