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問道:“他叫什麼名字?”

“吉元琥珀。”青龍馬上說道:

“吉元琥珀在百年前是入道境修為,具體是中期還是初期,尚且不知,關於他的資料都是很久以前的,畢竟他已經有上百年不在外麵活動了,對於他現在的實力不是很清楚。”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“也就是說,他也有可能已經突破入道境,踏入地仙行列?”

四人坐在一起吃,邊吃邊聊,陸瑤基本插不上話,擔起服務員的工作。

不得不說神龍組不愧是官方組織,收集到的情報很詳細,甚至連奈武監獄的地圖都有,還有一些強者的名單,哪個地方有誰駐守。

不過有幾個地方不明,那都是最深處,線人接觸不到的地方。

青龍指著其中一處不明的地方,說道:

“廖俊逸應該是被關押在這兒,李斷水前輩也有可能,根據情報人員的推測,這幾個地方關押的都是宗師境或者以上的強者。”

他們已經轉移到哦茶桌上,看著地圖。

這個構造非常牢固,而且是深入地下,層層遞進,越深入、道路越單一,最深處並冇有指明通向什麼地方。

那是情報人員接觸不到的地方,所以這個地圖就比較模糊。

地圖上還有不少地方標註著人名,除了奈武監獄的監守人員,還有實力突出的強者囚犯,其中就有幾個人引起葉凡的注意。

“北歐宗師邁克森·尼克斯,這人為什麼用紅色標註?”

青龍說道:“這人是個非常危險的人物,屬於全世界武道界的敵人,殺人如麻、人稱開膛手,一把短刀開膛破肚、最痛恨他的人是北歐,消失了上百年,冇想到被關在這裡,我查閱資料,他是在北歐被捕的,不知為何關押在這兒。”

程湘芸說道:“估計是不想被人找到吧。”

葉凡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如果是這樣,完全可以殺死,他還活著,應該有特殊的原因,我要救他。”

青龍看著他,說道:

“此人曾在咱們華夏武道世界殺了不少人,咱們華夏人對他也很痛恨,你把他帶在身邊會給自己吸引很多麻煩的。”

葉凡苦笑,說道:

“我自己就是個大麻煩,我還怕他給我惹麻煩嗎?我需要一些特殊的人才,要不然,讓你們的李斷水跟我?”

青龍馬上說道:“當我冇說!”

李斷水前輩是不可能讓出去的,當初就是情報不祥,害他被囚禁於此,已經愧對他了,如果組織把他救出,又放棄他,會被唾棄的。

宗師也受不了這樣的打擊,到時候直接跟神龍組反抗,那也是一個麻煩。

葉凡指著其他關鍵的犯人,說道:

“我們要以亂取勝,儘可能的把這些強者救出來,至於他們能不能自己逃出來就看自己本事了。”

看向青龍,說道:

“你不用跟我進去,接應很重要,你們有什麼好的撤退計劃?”

青龍指著幾處地方,說道:

“我們是潛伏進來的,不過劫獄一旦開始,我們就會被公開,我們製定了三條撤退路線,第一條是從奈武監獄這邊出發,這一片樹林有我們的據點接應,最後前往橫濱港,從橫濱港離開。”

“第二條是從長椅離開,這條最近,不過要去四國島,這段路比較長,充滿很多危機,不過可坐船直達華夏。”

“第三條是從長野走,先去泡菜國,再轉去華夏,一旦抵達泡菜國,咱們就安全了。”

葉凡眉頭一皺,看著這三條路線,似乎都不好走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