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繼續在周圍行走,左邊是一排山脈、右邊是平原、大部分都是楓樹,冬天的到來讓它的葉子全部脫落,光禿禿的。

地上很多積雪,冇有人煙,有些荒涼。

觀察地勢。

他的一舉一動、走去哪裡、看到了什麼、都被彙報道壁村涼介耳中。

壁村涼介坐在暖暖的書房內,透過窗戶,看著外麵漫天的白雪,說道:

“如果是秋天,他或許會看到鮮豔如血的楓葉。”

轉頭,看向另一人,說道:

“前輩,我猜的冇錯,葉凡打算劫獄,已經在觀察地勢了,而且明目張膽,毫不掩飾,這人做事還真是出人意料。”

前輩是一位宗師境強者,來自拔刀術一脈,麵無表情,很冷酷、綁著一條長長的辮子。

突然,眼眸露出寒光,說道:

“你的邀請,讓他意識到我們在見麵之前不會對他出手,他自然可以肆無忌憚的出現在我們的視野裡,以他的身手,想要甩開我們的人,也是簡單,就是他對監獄外圍的勘察如此明目張膽,我是冇想到的。”

“涼介君,這次他們的目標不止是廖俊逸,還有所有關押在奈武監獄的華夏人。”

壁村涼介有些詫異,說道:

“所有華夏人?”

宗師前輩說道:“華夏神龍組的青龍來了,明顯是奔著宗師李斷水來的。”

“什麼?神龍組的青龍來了?難道他要參加劫獄?”壁村涼介有些詫異,這不在他的計劃範圍之內,說道:

“神龍組代表的是官方,他要公然劫獄嗎?”

宗師前輩說道:“神龍組又如何?我們東瀛國不好武者在華夏的所作所為,隨便拿出一條都可以是他們的藉口,就如同當初李斷水來劫獄,不就是隨便找個藉口就來了嗎?”

“好在有吉元琥珀前輩鎮守,不然會出大問題,這一次,你們務必做好充分的準備。”

壁村涼介說道:“前輩請放心,我們已經邀請了北海神宮、居合神社一起共同執行,宗師有六人、入道境除了吉元琥珀前輩還有柳葉刀一脈的月守加奈子前輩,葉凡就算是入道境也有去無回,我們對於他的法武雙修誌在必得。”

宗師前輩站起來,說道:

“算我一個,我也想見識一下法武雙修,對了,術法大師寶月麻裡出關了,她的術法修為又精進了,你也可以邀請她過來檢驗閉關這麼長時間的成果,增加一份保障。”

壁村涼介點頭,說道:“多謝前輩!”

宗師前輩離開了。

壁村涼介嘴角上揚,對於在監獄中對葉凡來個甕中抓鱉十分有把握,調動各大高手聯手,術法大師、武道宗師和陸地神仙,這可是前所未有的強大陣容。

主動要轟動整個華夏武道世界的大事件。

晚上,葉凡吃了點東西後回去。

跟青龍、程湘芸說了一些想法、關於他在奈武監獄考察的看法,兩人則說了自己的事,互相交換了看法。

次日。

葉凡再次前往奈武監獄、更加細緻的觀察。

他的行動依舊被人監視,但冇有人打擾他,儘管遇到不少奈武監獄不少監守武者的敵視目光,但他們都冇有動手。

他們很清楚,一旦動手,自己必死。

一直到黃昏。

葉凡看向西邊、夕陽西下、映照在海麵上,還是很美的。

終於拿出手機,撥通了壁村涼介的電話。

約他在富士山見麵,並且明確告知,晚上八點,直等到八點十五分,過時不候。

不能讓敵人有充分的準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