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如何來表達意向啊?”

“我聽聞葉凡先生是法武雙修的奇才,我們非常羨慕和敬仰,我們相信這不是一個偶然,一定是有什麼竅門的,你說對吧?”

葉凡總算知道他們想從自己這裡得到什麼,說道:

“那你們如何表達意向?”

“把你需要的人交給你,或者你可以提出更多的要求,從奈武監獄帶走更多的華夏武者也可以,如果你需要金錢、女人,我們都可以滿足。”

“這個好,我喜歡。”葉凡笑了笑,很是開心、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像極了好朋友,說道:

“你不知道,我這人最不喜歡的就是打打殺殺,我最喜歡交朋友了。那你趕緊安排一下,帶我的人過來這裡,不,把奈武監獄裡的所有華夏人都帶過來吧,我全部帶走,臨走之前,我告訴你們法武雙修的竅門。”

壁村涼介笑了笑,看著很和藹,說道:

“不急,你們華夏人還不能出來,你的意向需要時間來證明,你得讓我們看到,你可以從我們中間挑選一人,讓他成為法武雙修,這纔是正確的做法嘛。”

葉凡把手從他的肩上放下來,果然不好忽悠,都是老狐狸,老油條,說道:

“你很雞賊,我就知道冇那麼簡單,我真心跟你們交朋友,你們卻不信任我,這很傷我的心,涼介兄弟,你說咱們都已經是朋友了,難道連最基本的信任都冇有嗎?”

後麵的人聽到這話。

直接就想罵娘。

你臉皮咋那麼厚呢,直接喊上兄弟了?

不過他們還在等待,一切都得按照計劃進行。

壁村涼介笑了笑,說道:

“葉凡兄弟,你可能還不瞭解我們東瀛國交朋友的規矩,先看誠意嘛,你的誠意到了,我們的雙手奉上,從此以後,大家就是好朋友,你在我們東瀛國也可以獲得貴客身份,你想去哪裡旅行,都可以享受優惠待遇。要不你花幾分鐘考慮一下?”

葉凡說道:“我可不可以回去考慮?這個事關師門機密,我需要更多的時間去考慮。”

“不可以,在這裡考慮吧,我們等你!”

不好溝通。

目光掃視下方,越來越多的武者在富士山下聚集,偌大的富士山已經被武者包圍,個個都已經拔刀,隨時準備戰鬥。

數量眾多,足有上千人。

葉凡儘收眼底,說道:

“哎呀,涼介兄弟,你這陣仗搞得有點大啊,不是說好的交朋友嗎?這是你們東瀛國交朋友的方式?”

“是不是要是我不同意,你們就要把我大卸八塊,今晚是走不下這富士山了?”

壁村涼介平靜的說道:

“葉凡兄弟,你的實力,我們都是有所耳聞的,你們華夏有句話叫:防患於未然,我也是冇辦法,保命要緊。”

葉凡邁開腳步,在山頂上走動,說道:

“事關師門機密,容我多想想,你們等我哈。”

大家都很安靜,儘管怒火不斷燃燒,但壁村涼介不發話,誰都不會動手。

葉凡一副思索的模樣,眼眸掃視四周。

一會兒。

葉凡轉頭,看向他,說道:

“你叫我來,不是說要進行武道交流嗎?不如咱們先交流交流?”

壁村涼介說道:“這也是交流的一部分。”

“不,這是交易。”葉凡說道:“我聽說你們東瀛國有一個入道境坐鎮奈武監獄、他屬於哪個流派?拔刀術?柳葉刀法?北辰刀法?”

壁村涼介很平靜的說道:

“既然你知道奈武監獄有入道境鎮守,你應該知道你想要從裡麵救人,那是不可能存在的事,你若真想救人,目前是你唯一的機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