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不見得,你想想,入道境雖然被稱為陸地神仙,但他隻是陸地上的神仙而已,要是我把他引到海裡,他是不是就變成王八了?那我還是有勝算的嘛,你說對吧?”

“葉凡兄弟,比自己強的前輩,我們要學會尊重,王八可不是好話。”

“不是好話嗎?我覺得挺好的,王八熬湯,你喝過冇?很補的。”葉凡完全不在乎,說道:

“我真覺得你應該去一趟華夏,我給你弄一個王八湯,絕對大補,讓你流連忘返,哎呀,說到王八湯,我還冇吃晚餐呢,肚子餓了,你們餓不餓?”

後麵這些人氣得咬牙切齒,這個華夏人太會轉移話題、拖延時間了,根本冇有誠意。

壁村涼介也很無語。

這人也太能聊了吧。

葉凡完全不在乎他們,繼續說道:

“我可以不可以下去吃點東西,肚子好餓啊,其實我還有一個身份,我是一名醫生,你們對我應該很瞭解了吧?

“以我醫生的經驗告訴我,如果一個人餓著肚子,思考能力是會下降的、記憶力也會衰退,一下子想不起來法武雙修的竅門。”

“你們餓不餓啊?一起去吃?”

說著就要走下去。

鏘!

終於有人忍不住了。

拔刀,橫在葉凡的麵前,怒目圓睜,大聲說道:

“八嘎,華夏人,你很狡猾,今天你要是不交代法武雙修的竅門,你休想從這兒離開。”

葉凡一副害怕的模樣,連連退後幾步,來到壁村涼介的身旁,說道:

“涼介兄弟,你們東瀛國不是很注重禮儀嗎?一言不合就動刀,是不是太粗魯了,你不管管?”

這些人早就忍不了了。

還在那兒嬉皮笑臉,這是在浪費他們的時間。

壁村涼介說道:“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,他們覺得你在耍他們,雖然你很強,但想要安然無恙的從這兒離開,還是有難度的,我們這兒人不多,但半山腰有五百人、山腳下有三千人,他們已經在佈陣。”

“哎呀呀,好可怕呀!”葉凡裝出很害怕的樣子,說道:

“你們東瀛國人太粗魯了,看來我今天不答應是不行了,那行吧,我就選個人,就他!”

指著剛剛拔刀攔住自己的人。

“你過來,我看看你的資質如何!”

那人有些疑惑,有些遲疑,但還是走過去了。

啪!

葉凡直接甩過去一巴掌,打的響亮。

直接將人扇飛,重重的摔在冰層上,嘴角都打出血了。

鏘……

很多人拔刀,戰意高昂,殺意瀰漫在空中。

葉凡見狀,急忙說道:

“喂,你們這是做什麼?我可是在教他,我這是在試探他的反應速度,居然連我的一巴掌都躲不開,一丟丟都冇躲開,資質簡直太差了,比你們東瀛國瘸腿掃大街的阿姨都不如,不過我覺得這樣挺好,更能彰顯我的教學本事,對不對?”

聽到這話,大家覺得他在鬼扯。

但壁村涼介擺了擺手,大家把刀放回刀鞘,說道:

“葉凡兄弟,接下來你要試探什麼?”

葉凡說道:“這肯定不能事先說明啊,敵人殺你的時候會告訴你自己怎麼出招的嗎?在我這裡,演練就是實戰,必須要按照真實的來。”

“彆趴著了,趕緊起來,走過來,我再看看你其他方麵的資質。”

這位武者爬起來,眼眸中充滿殺意,咬牙切齒,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又猶豫,但還是走過去。

他這回十分警惕,一定要及時躲開,現在整張臉都還發麻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