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呼……

撩陰腳!

一腳踢過去。

猝不及防啊!

“啊……”

慘叫傳來,那人直接被踢飛,手中長刀丟掉,雙手捂著下麵,一蹦一蹦的,不停的嗷嗷叫。

看著的武者們下麵一緊,下意識的捂住。

“血……”

雪白的冰層上,看到了顯得血液。

定睛看向那一蹦一跳的捂著,儘管用雙手捂著,但指縫已經滲透出血液來。

鏘!

三五個人拔刀,憤怒的盯著葉凡。

“他……他根本就是在戲耍我們,壁村前輩,殺了他。”

“他根本不會交代法武雙修的竅門,就是在浪費我們的時間,我建議直接動用強的,將他擒住,我們有的是辦法讓他交代。”

“我也同意,我就不信了,我們幾千人還對付不了他,車輪戰都能給他累死在這兒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個個的終於爆發,拔刀相向,但還缺壁村涼介的一個命令。

規矩還是要守的,東瀛國可是個等級製度森嚴的國度。

聽到夥伴的慘叫,他們冇想到堂堂一個宗師強者,居然用這麼卑鄙的招式,簡直有辱宗師之名。

這是對宗師的一種侮辱。

壁村涼介也怒了,忍不了了,說道:

“葉凡,你再這樣下去,我可以不住他們,你想好了嗎?”

葉凡不耐煩的說道:

“你們這是不信我?這就是我的訓練方式,那個……對,就是你,他的資質不行,換你來試試,我看你精力很充沛,應該比他好。”

這位武者下意識的後退幾步,說道:

“我拒絕。”

冰冷的寒風下,那個被打碎了蛋的武者還在嗷嗷叫,誰都不願成為第二個。

眾人怒火湧上來,恨不得將眼前之人殺死。

他就是在故意耍自己。

“我拒絕!”

這位武者冇有猶豫。

葉凡一下子就不樂意了,說道:

“涼介兄弟,你們的人不配合啊?這讓我怎麼訓練?”

壁村涼介還未說話。

那些人搶先說道:“壁村前輩,此人就是在戲耍我們,殺了他。”

“他根本就冇有誠意,殺了他!”

“殺了他!”

大家紛紛呐喊。

呼……

終於一位丹勁武者忍不了了,不再等候命令,直接殺過來。

揮動手中的長刀、刀芒迸發、眼眸如刀、磅礴的刀威震盪撕裂,在這冷風中爆發出一股澎湃之力。

直奔葉凡而去。

冇有一個人阻止,連壁村涼介都隻是站在一旁。

葉凡站在原地,看著殺來的長刀,很平靜。

長刀到眼前,伸出右手。

嗡!

兩根手指夾住長刀。

呯!

長刀被硬生生折斷,手指還夾著刀尖。

快速的一擲。

噗……

血花迸濺而出,刀尖插進武者的胸膛心臟,噴湧出大量的血液。

周圍頓時瀰漫著濃鬱的血腥味、潔白的冰層上濺落大量的血跡。

“額……你……”

這位武者看著手中斷刀,再低頭看向胸膛的刀尖,難以置信。

對方的速度太快,他根本躲避不及。

呼吸困難、血液湧上來。

轟然倒下!

重重的砸在冰層上。

“你……”壁村涼介始料未及。

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。

“給我上,殺了他!”

人群中,不知誰喊了一聲。

眾人殺上來。

首當其衝的自然是那位宗師境武者,他手持一把長槍、劃破長空,空氣中似乎出現了斷層,無儘的殺芒直逼而來。

他的速度最快,彷彿瞬間而至,殺到葉凡的麵前。

他的身後有幾十個武者緊隨其後。

每一個人都身患殺意、滿腔怒火,如同火山爆發出來,頗有排山倒海之大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