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壁村涼介連連後退,他冇有殺上來,避開戰場,朝著下方發出呐喊:

“啟陣,生擒葉凡!”

這是他們的第二計劃——用強!

一瞬間!

富士山的半山腰出現了陣法昇華而來,不斷升騰來到山頂,最終將整個山頂包裹住,下方有大量的術法者在控陣。

臨時佈陣,比不上提前佈置的陣法,畢竟冇有時間的淬鍊,有些地方還是比較粗糙。

不過半山腰隻是其中陣法之一,山腳下同樣升騰而起很多陣法,密密麻麻的小陣法彙聚形成一個互相關聯的大陣法。

再次包裹富士山之上。

“殺!”

山腳下、半山腰,數千武者奔騰而上,欲要用車輪戰耗死葉凡。

而山頂之上。

葉凡看著殺來的長槍,銀色的槍頭、鋒利的殺芒首當其衝,瞬間而至。

後麵還有大批人。

他的氣勢瞬間爆炸起來,磅礴且雄渾的力量湧上來。

一股無形的壓力碾壓而下,震懾周圍的一切。

微微抬頭,雙重陣法似乎還不錯,讓他有點感覺,但想要壓製他,根本不可能,稍微釋放一些精神力便可阻擋來自陣法的壓製。

右手握拳。

拳勢滔滔而起、如同龍捲風般的狂暴颶風瀰漫開來。

揮拳!

巨拳如同一座大嶽之山轟向前方,空氣在爆破、一往無前、橫推一切的大勢,無可阻擋。

衝在最前麵的槍芒遇到這磅礴的巨拳之威,竟直接被擊碎。

宗師臉色大變,這一拳給他的威壓極大、就在槍芒崩碎的瞬間,死亡的氣息瞬間傳遍全身。

身後的那些宗師以下的武者更是無法抵擋。

“啊……”

聲聲慘叫、爆裂出大量的血花,染紅了冰冷的寒風。

所有人被掀飛、身上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傷勢,宗師也不例外,體內多處骨折,五臟六腑受到了劇烈的震盪。

更有殘肢斷臂四處飛散。

下方衝上來的武者們,看到這一幕,驟然停下。

目光看著橫飛的眾人脫離山頂、墜落下去。

山頂的一大塊冰層被打掉、大量的冰塊滾滾而落,砸向爬上來的武者們。

此刻!

山頂之上隻有葉凡和壁村涼介兩人。

壁村涼介臉色蒼白如紙,充滿震撼。

即使剛纔那一拳冇有對準自己,但他依舊受到影響,拳勢之威的壓迫,讓他感覺到呼吸都困難了。

這人好強!

宗師境前輩在他麵前不堪一擊。

陣法已經包裹了整個富士山,卻在他身上看不到絲毫的影響。

果然臨時陣法的威力不行。

腳下傳來浩浩蕩蕩的喊殺聲,數千人衝上來,密密麻麻的在白雪中格外顯眼。

“彆上來……”

“撤回去……”

“快退,彆來了……”

他知道這些人在葉凡麵前隻能是炮灰,連宗師都不堪一擊,你們這些人連螻蟻都不算,衝上來隻會徒增傷亡。

可這些人看到墜落下去的前輩、夥伴,哪還能控製得住心中的怒火。

恨不得衝上來將葉凡大卸八塊!

第一批終於來到山頂。

冇有言語,舉起手中的長刀、殺向葉凡。

葉凡看著這些內勁、外勁、化勁、丹勁的武者,冷笑一聲,回頭,看了一眼下方,還有太多的武者殺來。

他不想浪費時間。

直接拿出陰陽尺、以尺化劍、劍芒淩厲激射、無儘的劍意澎湃而出。

大量修為低下的武者直接被劍威壓製,趴在地上,起不來。

“陣法……加強陣法……”

“給我壓製他的實力……”

雙重陣法的壓製,詭異的陣法銘文在閃動,確實在增強,不過這種級彆的陣法在葉凡麵前完全冇有任何的威懾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