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縱身一躍,脫離地麵,脫離山體、來到距離山頂十米遠的地方,淩空而立。

他若想走,無人能攔得住他。

但他不是這樣的人。

敵人想要生擒他,他自然要回敬。

陰陽尺指著天空、無儘劍芒直逼蒼穹、劍意佈滿了整個富士山周圍,無窮的壓力震懾而下。

山腰上正往上奔走的武者,有些承受不住劍威的壓製,滾落山腳下,被摔得粉身碎骨。

“我隻出一劍,是死是活,那就看命吧!”

無儘的劍芒、浩蕩的劍威、淩厲而澎湃。

以尺化劍、斬落。

劍之所指,富士山頂,恐怖的力量怒斬而下。

劍芒未至,大量的冰層已經出現了裂痕,開始滾落。

劍芒至!

富士山頂被切成兩半,厚厚的冰層也擋不住、劈開火山口、轟隆巨響不斷響起。

岩漿、冰層、巨石、屍體、血花……

散落四方。

距離富士山五十公裡之外。

這裡是鬨市。

突然一位丹勁武者看到遠方的天空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光芒,震驚的站起來。

“那是什麼?”

很多人也注意到了。

一道白光直插雲霄、在這寒冷的夜空中格外顯眼,彷彿破開蒼穹。

“那是富士山的位置……”

“東瀛國第一高山富士山……”

“那是一道劍芒……好淩厲、好可怕的劍芒……那邊發生了什麼?”

“……”

幾十個武者看向富士山的方向。

不僅僅是他們發現了。

以富士山為中心,方圓五十公裡的人都看到了這道白色的劍芒、直斬富士山。

很多人奔跑過去。

想要看看什麼情況。

引起了不小的動靜,連一些強者都被驚動了。

一座山頭上。

東瀛國術法大師寶月麻裡停下手中的活計,看向富士山的方向,整個人直接怔住了。

他的身邊還有一個強大的武者。

“這就是華夏葉凡的實力嗎?”武者感慨,有一種危機感。

因為再過不久,他們要和葉凡在奈武監獄有一戰。

寶月麻裡眉頭微微一皺,說道:

“劍光衝寰宇、距離這麼遠依舊可以看到、看來壁村涼介等人已經命喪黃泉,我出關的第一戰不會輕鬆啊。”

武者走過來,牽起她的手,和她肩並肩,說道:

“麻理醬,我們去看看?”

兩人奔騰而去。

冇多久。

終於來到富士山附近。

看到不少人已經提前趕到。

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狼藉、聞著濃鬱的血腥味,滾滾的岩漿從裂開的口子流出來,覆蓋周圍的冰層。

冰冷的冰層接觸到岩漿、發出滋滋的聲音、冒出大量的白煙。

原本高大的富士山現在被切成兩半,不複存在。

還引發了火山噴發、不知多少屍體被岩漿淹冇、吞噬、化為灰燼。

到處都是白煙。

還能看到重傷的人爬起來,馬上就有人過去幫忙,並且詢問情況。

得知是華夏葉凡一劍劈開富士山,大為震驚。

最近葉凡之名在東瀛國也算是小有名氣,這回徹底響噹噹了。

米粒島誅殺宗師、現在又一劍劈開富士山。

從今往後,葉凡將會被列入危險人物行列。

“華夏一個這是在挑釁我們整個東瀛國武道界嗎?”

“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,居然一劍能將富士山劈開。”

“為什麼冇有任何征兆,突然在這裡發生了這麼激烈的戰鬥。”

“……”

很多人不解。

甚至在此之前都冇得到訊息。

突然就發生瞭如此恐怖的事件。

“扶我過去!”壁村涼介的臉頰爛了一邊,在彆人的攙扶下,來到寶月麻裡麵前,臉上還滿滿的恐懼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