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邊光線不好,廖俊逸看不清那人。

李斷水說道:“尼克斯,隻要我能出去,我就把你帶出去。”

奈武監獄。

尾家康平帶著一個黃種人來到最深處的房間,這裡冇有陽光普照,卻能看到光明,利用了鏡子折射進來的光。

裡麵坐著一位乾癟的老頭、一頭長髮披灑,長長的鬍子,彷彿就要坐化了一般。

屋內的擺設也很簡單,隻有一張桌子、一根吊繩,不過牆壁上寫了很多文字,每一個拿出來都是極為厲害的功法。

“前輩,我來投食了!”尾家康平很客氣的說道。

老頭顫顫巍巍的抬頭,似乎很艱難,緩緩說道:“進來!”

尾家康平帶著奄奄一息的黃種人走進去。

老頭看著黃種人,點了點頭。

尾家康平這纔來到旁邊的牆壁上按了一處開關,一堵牆緩緩移動,出現一片水域,水麵平靜。

他將黃種人往裡麵一扔。

嘩啦啦!

一瞬間,水麵激盪、一條巨大的蟒蛇探出大大的腦袋、精準的咬住黃種人,扭頭返回水域。

隻留下碧波盪漾的水域。

尾家康平已經見怪不怪了。

這是前輩飼養的寵物、也是一條靈蟒、根據前輩所說,這條蟒蛇已經產生了一定的靈智,未來可進化成妖獸之類的東西,會擁有一定的智慧。

巨蟒體型龐大、不知前輩從何得來,也是為了飼養這條巨蟒、前輩才呆在奈武監獄這麼長時間的。

監獄裡的人都是巨蟒的食物、巨蟒食用武者,更有利於進化,日後可以作為一位強大的隊友。

巨蟒消失後,他再次按下機關,將牆壁恢複原樣。

走到前輩麵前,說道:

“前輩,華夏葉凡在前不久一劍劈開了富士山,在整個東瀛國引起了不小的震動,引起很多武者的恐慌,這一次再次勞煩前輩了,為此,我們還特意請來了拔刀術入道境米津良子前輩,為保萬無一失。”

老頭的狀態很慵懶、似乎不太願意說話,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那個老婆子也要來嗎?她是覺得我對付不了?嗬嗬,一個華夏人而已,有必要這麼興師動眾嗎?”

尾家康平說道:“前輩,根據我們猜測,這位華夏葉凡應該不是入道境初期,有可能跟您一樣是入道境巔峰,我們在外麵也是設下了層層關卡,還特意請來了華夏港島的術法大師,其中就有八位術法大師有斬殺宗師的經曆,說不定他都到不了您這兒,我們就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已,您彆見怪。”

老頭沉默,不說話。

尾家康平等了好一會兒,見老人不說話,退出去了。

走出來後,重重的出了一口氣。

身為宗師境的他,站在老人麵前依舊感覺到莫大的壓力,那是來自強者的壓迫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葉凡知道奈武監獄肯定會安排重重陷阱和困難等著他,但他冇有選擇。

再次確認情況。

神龍組那邊派出了一些人跟他一起殺進去,也都來見過葉凡。

他們並不知道葉凡是修仙者,隻是覺得葉凡並未有武者氣息,有些好奇,但也不敢多問,畢竟宗師青龍都對葉凡畢恭畢敬。

明天就是行動的日子。

睡覺前,葉凡給老婆打了個視頻電話。

楚明心並不知道他要麵臨的危險如何,隻是讓他小心,注意安全,還不忘生孩子的事。

葉凡讓她彆想太多,自己不會有事的,然後詢問師姐的情況,得知師姐真的離開了。

兩人膩膩歪歪,一直到深夜才掛斷電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