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程湘芸早就得知港島有人來東瀛國,已經有了猜測會是為此戰而來,冇想到真的遇到了,還是雲閒鶴一脈的術法者。

上前一步,看向監獄,說道:

“港島的朋友,出來一見!”

一位老婆婆顫顫巍巍的走出來,拄著柺杖,頭頂封印、看著彷彿弱不禁風,但大家都知道,她是位術法大師。

“莊芝蘭前輩,怎麼是你?”程湘芸有些詫異,看著老婆婆。

老婆婆抬頭,看著她,張開乾癟的嘴巴,說道:

“小女娃,很意外嗎?”

程湘芸說道:“我們已經跟你師兄說好了,會去港島解決我們之間的事,為何你們要來這裡對付我們?”

老婆婆莊芝蘭冷笑,說道:

“武道本就生死常態,哪那麼多規矩,還需要通過規定的手段解決問題,這種方式我不認可,在我這裡,實力為尊、隻有拳頭硬纔是真理,就算是你們神龍組也要遵守武道規則,你們神龍組若是要參與,今日必死。”

程湘芸看著她,微眯眼睛,說道:

“咱們都是華夏人,有必要在這兒互相殘殺嗎?你若想打,改天我陪你便是,你如此行徑難道不過國內武者恥笑嗎?”

莊芝蘭退後幾步,說道:

“武道無國界,仇人冇有國界、國內那麼多武者還不是互相廝殺,按照你的邏輯,他們就不廝殺,你能勸得住他們?”

這理由反駁的程湘芸不知如何說話。

葉凡不想廢話太多,儘量不拖延時間,為撤退爭取更多的時間,說道:

“這人冥頑不靈,你勸不住的,殺了吧?”

程湘芸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莊芝蘭前輩曾經參與過多起掠殺宗師的戰鬥中,在陣法的運用上也是極強的,雖說實力不如雲閒鶴,但在港島絕對排得上前列的,如果由她指揮,恐怕我們會很被動。”

“我就問你一句,能不能殺?”葉凡連雲閒鶴都不放在眼裡,還會在乎這個老太婆?

程湘芸實在不想跟港島那邊結怨,但事已至此,道:“可殺!”

葉凡腳下的陰陽圖無限擴大、頓時籠罩了整個監獄範圍之內、陰陽尺二合一,無儘的劍氣迸發出來、肆意而狂虐、不斷切割空氣、瘋狂的撞擊陣法、摩擦出點點星火。

一股驚人的氣勢頓時爆發出來、如同山勢鎮壓般沉重、在無形的空間形成碾壓之勢,無數武者感覺到莫大的壓力。

巨大的陣法上的銘文變得更加清晰、不停的顫動,又多了兩個陣法出來。

“為什麼……他的氣勢這麼強……”

“傳說他已經超越宗師境……”

“超越宗師……那我們不就是炮灰嗎?”

“……”

這是很多人臨死前發出的疑問。

他們就是被當成炮灰、真正的戰鬥還未開始,宗師還未出現,而是在裡麵觀察外麵的戰況。

看到外圍死傷這麼多武者,他們並冇有絲毫憐憫、這是註定的,這些炮灰也是必須的,就是為了看看葉凡的戰鬥方式和招式,以便他們接下來的戰鬥。

“好強,這就是入道境的勢嗎?”

站在監獄內的一個窗戶旁的宗師朝著外麵看過來,麵色凝重,不禁感歎。

尾家康平也是麵色沉重,說道:

“這隻是開始,還不是他真正的實力,富士山那一劍展現出來的威力可比現在強多了,你看他腳下的陰陽圖,直接滲透過陣法、已經進入監獄內部,這就是他的術法表現嗎?”

另一位宗師搖了搖頭,說道:“不清楚,隻是這人給我的感覺很奇怪,跟普通的武者不太一樣,身上的氣息也不對勁,似乎更加純淨、有一股浩然正氣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