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突然!

一道劍芒出現在眼前,直逼寰宇、劍氣切割下方無數人的肉身、慘叫連連、他們兩位宗師冇有絲毫的憐憫。

目光盯著淩厲的劍芒,感受著其中劍意。

“天地之力……”

“劍芒伴隨天地之力如此渾厚,這就是入道境嗎?”

兩位宗師還在感慨。

剛剛和程湘芸對峙的老婆婆已經消失在眼前,取而代之的是三位宗師出現在陣法之內,形成一個三角分佈,手持長刀、刀威震震、已經做好隨時拔刀的準備。

葉凡一臉冷漠、不想跟這些人說廢話,看著眼前的陣法。

斬!

劍芒無極、蘊含天地之力、引起天地大道的共鳴。

破陣是必須的。

噹!

淩厲的劍芒斬在陣法之上,激射出無儘的星火、五個封印瞬間頂在接觸點,陣法的紋路越發清晰。

單純的陣法抵擋是不夠的,還需要強大的封印加持,這便是這個陣法的強大之處。

呯……

一聲清脆的聲響,陣法終究還是出現了裂痕。

有了裂痕、一切就容易了。

哐!

無儘劍芒殺進去,切割陣法。

轟……

整個陣法直接炸開,銘文、封印消散、化作虛無。

程湘芸等人露出笑容。

葉凡邁開一步,進去,同時說道:

“你們先彆進來,尋找控陣人進行獵殺,進去,你們都會死。”

他踏入陣法。

果然和他猜得冇錯。

剛剛的陣法瞬間恢複。

而且比之前更強,一個個金色的封印出現在上空、加持陣法的強度、無形中的前所未有的壓力碾壓下來。

轟隆隆……

監獄牢不可摧的厚重牆壁都被陣法之力摧毀,塌下一個角,大量的廢棄混凝土滾落下來。

“囚龍印!”

一聲大喝。

陣法內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封印,金燦燦的閃耀、鋪蓋在葉凡的陰陽圖上。

封印上的紋路很明顯、金光閃閃,有一股宛若液體在封印內流動,再度增強了陣法的壓製之力。

葉凡終於感覺到了來自陣法的壓迫感,以及腳下封印的強烈附著力。

如果是程湘芸等人進來,估計已經趴在地上了。

此刻。

他的身邊圍繞著五位宗師境強者。

“將他的實力壓製到宗師境,我們便可斬殺!”

陣法若隱若現籠罩著整個監獄,封印金燦燦的釋放威壓、加持陣法之威。

監獄內部。

所有的囚犯都詫異和興奮起來了。

他們感受到外麵的動靜,雖然不大,但腳下的陰陽圖延伸進來時,他們便知道有人要來劫獄,說不定可以趁亂逃獄。

“又有人來劫獄了?”說話的是一位黑人。

“還真是刺激啊,又有好戲看了。”

“奧蘭,還看什麼戲啊,準備好逃獄呀,我被困在這裡八十年了,修為都停滯不前。”

“逃獄?你想太多了,這個監獄何人能出去過,劫獄的人千千萬,每一個成功的,我聽說這裡可是有超越宗師境的存在,想逃出去,癡心妄想。”

“……”

奈武監獄被劫也不是一次兩次了,幾乎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人來劫獄,但從始至終,從未有人成功過。

每一次劫獄者都會成為他們的獄友。

這一次也算是見怪不怪了。

不過監獄內部的廖俊逸看到這陰陽圖,頓時就激動了,嘴裡不停的喊道:

“葉醫生,這是葉醫生的招式、腳踩陰陽、陰陽八卦。”

渾身筋骨出現了一百多處的傷痕,一激動,牽扯其中,痛感就非常明顯,咧著嘴,但內心還是忍不住激動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