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隔壁牢房的李斷水看到地上的陰陽圖,麵色凝重,說道:

“他是一名術法者?”

廖俊逸遲疑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不是,好像說是法武雙修……對,我聽其他人說是法武雙修,具體我也不懂……”

“什麼?法武雙修?”李斷水也激動起來了。

這可是縱天奇才,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,說不定真的可以成功。

當即盤腿而坐,儘管在監獄內,他的四肢被打斷,但以他的修為完全可以恢複過來,不過每一次恢複,過幾天後都會被重新打斷,後來,他也懶得修複。

現在可能是個機會,必須要進行修複,同時說道:

“邁克森·尼克斯,劫獄之人正是我華夏武者,實力應該不弱,有希望,你趕緊修複肉身,一旦殺進來,我們好幫忙。”

旁邊的白人在陰森幽黑的牢房中露出一口白牙、笑了笑,說道:

“李,我剛剛聽到了,法武雙修,冇想到你們華夏還真是奇纔不斷,不愧是人類文明的發源地之一,此次若能出去,我一定要重回巔峰、然後擰掉吉元琥珀的腦袋,拿來當球踢。”

李斷水嘿嘿笑了笑,說道:“我跟你一起。”

突然提聲道:“陸文超,陸兄,在乾嘛呢,你再不修複傷勢,等會兒誤事,我可不幫你。”

不遠處的一個老房,一位青年模樣、一頭蓬鬆的頭髮、衣服破破爛爛的男子伸了伸懶腰,站起來,說道:

“李斷水,你還真信劫獄的人能到這裡來?吉元琥珀親自鎮守咱們這幾個監獄,他進不來的,你就不要瞎興奮了,以我看呐,此人就是個術士而已,還法武雙修,你以為法武雙修是大街上隨便撿的嗎?”

李斷水已經在運轉體內勁氣、不斷刺激筋骨、神經、嘴裡說道:

“機會嘛,人活一口氣,萬一呢!”

陸文超打了個哈欠,走到門口,露出個腦袋,說道:

“李斷水,你是不是覺得誰都跟你一樣傻,單槍匹馬就來劫獄,結果把自己給送進來了。這可是東瀛國最難劫的監獄,號稱死監,我們之所以過了那麼久還冇死,那不是他們捨不得殺我們,我聽到一個秘密。”

李斷水震開眼眸、問道:“什麼秘密?”

陸文超說道:“我以前還在外麵的時候和吉元琥珀見過麵,那時候我們冇有交手,我看到他身邊帶著一條巨大的蟒蛇,那條巨蟒好像擁有了靈智,他掠殺了敵人,都會直接喂那條巨蟒的,你冇發現咱們監獄永遠裝不完所有的牢房嗎?那是有些人已經成為那條巨蟒的腹中食。”

“我當時調查過一些相關的妖獸記載,妖獸乃是普通野獸中的意外存在、可以發生變異、簡單來說就是可以進化,從野獸進化成為妖獸、逐漸擁有靈識、若是變得足夠強大,還可以化作人形,混在人群中,你根本察覺不了。”

“武道世界不僅僅是有我們人類,還有其他種族、武道世界講的是什麼?講的是弱肉強食、我們人類有冇有斬殺並且吃野獸、妖獸的先例?還彆說,我以前就經常吃、普通野獸修煉成妖獸,食用之後,對我們的修煉可是有極大幫助的。”

“我認為這個理論上可以逆向推進的,妖獸也可以食用我們人類,隻不過我們稍微強一些,吉元琥珀不敢拿我們餵養他的巨蟒,萬一消化不了,會死。我以前一位化勁期的道友就是跟宗師境的道友一起吃了妖獸,結果他根本承受不住妖獸所富含的能量,直接爆體而亡,濺了我一臉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