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如果葉凡真的被壓製了、動作遲緩、實力減弱、或許還真躲不過。

迸發出來的刀芒大勢極為霸道、恢宏而鋒利、甚至引動了天地之力灌入、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對付的。

葉凡手持陰陽尺、感應四周,嘴角冷笑。

腳下一跺!

腳下的陰陽圖出現了層層激盪、而且激盪的程度越來越大、宛若被掀起的驚濤巨浪、牽動著整個陣法空間,殺過來的刀勢在這激盪的陰陽圖中直接變形、甚至不受控製。

“什麼?這……”

“陣法壓製之下還有這樣的威力?怎麼可能……”

“不要慌,禁錮之印!”

一個巨大的封印出現在葉凡的頭頂之上、金色的光芒籠罩而下、將葉凡照耀、彷彿整個人泛起淡淡的金光。

無形中形成一種牢不可摧的牢籠、亦或是沉重如弱水般鎮壓下來,使人動彈不得。

就連激盪的陰陽圖都減小了起伏。

出手的武者能夠感覺到操縱的刀芒所遇到的阻力減弱了,嘴角一揚。

葉凡苦笑,再次跺腳,淡淡說道:

“還挺麻煩的,那就來吧。

“太極八卦!”

以本人為中心、一個太極八卦圖出現,不斷擴大、大量的卦位跳動著詭異的符號,散發出淡淡的青色光芒。

腳下突然出現這麼一個八卦圖,大家都有些蒙圈,感覺到加持在身上的陣法之力減弱了不少。

“這是……術法?”

“陣法還是封印?”

“不懂……等會兒……我的拔刀術……刀芒被分解、失去控製中……”

鏘!

一道刺耳的聲音響起。

一道乳白色的劍芒泛著淡淡的青色光暈襲殺四周、越來越強、被腳下太極八卦賦予更加強大的力量、跳動的天地之力依附其中、越來越多、有點洶湧澎湃的勢態。

“這……不可能……啊……”

“拔刀術、再出!”

鏘鏘鏘……

再次拔刀、柳葉刀法再現。

他們很是震驚、剛剛揮出的刀芒居然被分解、敵人殺來的劍芒越來越強、隻能再次揮刀擋住。

終究還是有人擋不住。

發出慘叫。

“啊……”

聽到慘叫、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鮮血的味道傳來。

“你……你究竟是什麼人?”這聲音來自莊芝蘭老婆婆,她隱藏著,本人操控三個封印、已經不留餘力了,此刻卻感覺到自己的封印正在被分解、似乎快要崩潰。

這人的手段太詭異了,完全不同於以往遇到的武者和術法者。

葉凡笑了,說道:

“你要殺我,你不知道我是什麼人?難道你冇問過雲閒鶴嗎?我當初揍他的時候,他冇告訴你,你們的陣法和封印對我來說很低級嗎?”

“我剛纔冇有抵抗、試探了一下,你的術法水平還不如他呢,你們雖然人多,但在我麵前,再多的人也都是一樣的,冇任何區彆。”

“老妖婆、我已經答應了會去港島跟你們解決,你偏來這裡送死,神龍組已經發話了,你可殺,那我就不客氣了,反正出了事,神龍組給我擔著。”

“小子,休要口出狂言,我師兄豈是你能玷汙的。”莊芝蘭聽到這話還挺詫異的。

當時她要來對付葉凡時,曾向師兄征求意見過,但師兄勸她不要去,但她咽不下這口氣,恰逢東瀛國有強者要對付葉凡,正好找到他。

一拍即合。

這一次她出手,冇有告知師兄,隻是帶走幾個跟她一樣咽不下這口氣的人。

“千鳥劍陣!”

裝蘭芝不服氣,一聲令下。-